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謝謝!

2008年9月11日 星期四

一個旅人在義大利~是艷遇?還是騷擾?


歐洲男子的熱情與主動,是舉世皆知的,尤其是義大利。許多從義大利旅行回來的女子,或許都曾被朋友問及:「在那兒有沒有發生艷遇呀?」如此的標準問題,是不是也都有著一個標準答案:「想沒有艷遇都難!」

米蘭(Milano)是我進入義大利的第一站,一下火車,不僅讓我迷炫於米蘭中央車站的大鐵棚,走進街道,更讓我意亂情迷、心裡小鹿亂撞。迎面向我走來的米蘭男子,一個個西裝筆挺、英姿煥發,在這樣的城市,還真希望自己能有那麼一段「艷遇」。但似乎倫巴底人頗為冷靜,或者自己姿色不夠,除了幾次的挑眉弄眼之外,我還沒機會領受到義大利男人的熱情。



接下來到了威尼斯(Venezia),在火車上我遇到了一位法國白髮翁,他到處尋找在威尼斯的女性伴遊,當時我才從法國待了一段時間到義大利,在法國還沒遇到當地人的熱情,反倒在浪漫的威尼斯火車上遇到了。我們隨便瞎扯了幾句,他對我擠眉又弄眼的,讓我覺得有些哭笑不得,最後當然是婉拒了他的邀約,但他直到下車前還沒死心,我不知道他後來有沒有找到他的理想伴遊,但這個事件卻為威尼斯的浪漫揭開序幕。

迷幻般的水城--威尼斯,人住在這裡,一切也似乎顯得很迷幻、很不尋常,彷彿這裡的人天天過著嘉年華慶典般的日子,人人帶著一副面具,讓人弄不清面具底下的真實。
中午在一家「本土化」的餐廳用膳,偌大的餐廳,只有稀稀落落的幾桌客人,其中有一位年輕男子,和我一樣是單獨一人,也和我一樣坐了很久,所以我們都注意到了彼此,他的眼神中,帶了一點面具般的迷離。用膳完畢,我還坐在餐桌上研究地圖,女老闆送來一個烤布丁,示意是對桌的男士請的,我不好推辭,便對他舉杯道謝。等我吃完,他過來說要帶我去餐廳後面看魚,結果又在不好推辭的情況下,我跟了去。看魚當然只是個幌子,接著他就又進一步要求擁抱我,我揮了揮手,立刻轉身就走。就當我不解風情吧,他那似乎少了一根筋的神情,總讓我覺得害怕。

最扯的是在翡冷翠(Firenze),我懷抱著朝聖的心情來到這個文藝復興之都,卻沒想到情場殺手就在我住的小旅館裡。一位臨時住在那兒的街頭畫家過來和我攀談,他說他對東方女子有特別的好感,因為她們溫柔婉約,不像歐洲女人姿態甚高,並且約我隔天去他的畫攤,他要為我畫一張人像。我一向很難招架得住藝術家的邀約,何況我還要在那兒住上幾天,這次可不是轉頭離開就能從此不再見面,所以我真的跑去看他的畫攤,他也真的幫我畫了一張畫像,並且帶我去喝咖啡、吃提拉米蘇,我以為自己真的遇上一段「艷遇」,直到他說,他有一位日本女朋友,他很想念她,甚至有結婚的打算為止,我才知道自己所扮演的角色。


之後到了羅馬(Roma),這裡在街頭等著搭訕的男子似乎和遊客一樣多,不管我走到哪裡,總是有穿黑衣的年輕男子跑來試圖要和我說話。剛開始我只是微笑搖頭,跟他說抱歉,到後來,只好直接請他離我遠一點,別再來煩我,因為我真的被這些所謂的「艷遇」弄得很煩,像是蒼蠅般黏人,趕都趕不完。

究竟什麼是「艷遇」?什麼是「騷擾」?曾經和朋友討論過這個問題。她說:感覺好的,就是艷遇;感覺不好的,就是騷擾。那麼,怎樣的感覺是好的?怎樣的感覺是不好的?是主觀?還是客觀?是主動?還是被動?「艷遇」有沒有可能變成「騷擾」?「騷擾」有沒有可能變成「艷遇」?它究竟是「感覺」問題?還是「程度」問題?

最終,我想重要的還是自己的「心態」問題吧!自己想不想接受這段所謂的「艷遇」?自己是不是能夠承擔「接受」與「不接受」所帶來的一切後果?無論如何,旅行總是充滿冒險的,愛情更是,別把遺憾留給往後的日子,我想這是需要智慧和經驗來作判斷的。


【註:很久以前寫的文章,一直沒貼在這裡,這時候看到,真是心有戚戚焉......不過最近歐洲經濟大崩盤,歐元大貶,或許是重遊歐洲的好時機?真是想念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