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作者皆為「施云/Sophie Seeing」,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以,謝謝!

2009年6月17日 星期三

愛戀澎湖~海島圖文故事5則

(一)撿海
退潮時的澎湖海邊,經常會見到幾個蒙面婦人蹲踞在海岸線上,提著一只竹籃、拿著一把勾子或小鐵耙,對著岩岸或沙坪挖挖撿撿,循線一路找過去,當地人叫「撿海」。
撿海有時是撿螺、有時是挖蛤、有時也可能是勾螃蟹。
這樣的產業行為,對我這台北來的「城市佬」而言,是一種很新奇的活動。小時候,全家去八里或淡水海邊,「撿海」像是一種休閒活動,大多只是樂在找尋,意不在為食。除了挖到「岩蚵」會當場塞到嘴裡以外,像珠螺、小毛蟹這樣麻煩的「食物」,我們是連撿都不會撿的,更遑論把它變成一道佳餚了,但在澎湖餐廳,這卻是一道家常菜。
在海洋資源日益缺乏的今天,比起以前更是「粒粒皆辛苦」,不知是否終有一天,這畫面將從這島上消失?




2009年6月15日 星期一

思戀澎湖~春天的山水之約


十多年了!時間悄悄地過了四千多個日子,一切卻彷如昨日。那一年,我毅然決然離開台北城的都會生活,到一個陌生的島嶼,投入學校的教學工作,一教就是三年。第一年,就在「山水」,離馬公市區20分鐘車程的小漁村,就因為它美麗的名字......

* * *

春天的午後,帶著一群孩子走出校門,幾個孩子拉著我的手,用嗲嗲的聲音問我:「老師,帶我們去海邊好不好?」海邊?你們家不就住在海邊,為何還要我帶你們去?我不解地問。「媽媽不讓我們自己去,要有人帶......」原來海邊的孩子也不是天天能夠面對海洋的,但老師我是個旱鴨子啊!看他們興沖沖的樣子,實在不忍拒絕。好吧!不下水就是了。「好!五點在海邊見。但要寫完功課才能來喔!」我仍不忘要盡點作老師的本份。

2009年6月13日 星期六

思戀澎湖~在七美的逍遙時光


到澎湖教書的第三年,台灣的流浪教師問題慢慢浮現,我們這些沒有修過教育學分的代課老師,在參加教師甄試的時候被排名在後。就這樣,我被分發到七美,它是一個離澎湖本島很遠的「大島」,船行最快也要一個多小時,緯度相當於台南,和高雄的往來密切甚於馬公,我在這兒度過「清心寡欲」的一年......

2009年6月10日 星期三

發展博弈難道是澎湖的唯一出路?


在澎湖住了6年,從沒想過要把戶籍遷到澎湖,這會兒卻為了「博弈公投」的投票權,我竟把戶籍遷了過去,只因實在不忍心眼睜睜看著澎湖墮落風塵!

永遠忘不了當時從台北飛到澎湖時,享受碧海藍天與海風吹拂的幸福與興奮,赤腳踩在柔軟細白的沙灘上,看著海潮一波波從海面啃噬著白沙,紫紅色馬鞍藤花與綠葉匍匐於海邊,藍天裡的燕鷗嗚鳴著,夜裡的一輪明月就掛在眼前,照亮了永不停歇的海面與靜謐羞澀的小漁村......,即使遠在台北,當我閉上眼,至今仍可聽到海潮聲,以及一幕幕海島影像略過腦海。
如果博奕公投通過,緊接而來的,便是一棟棟不協調的豪華賭場取代了純樸的漁村,裡頭的擲骰子聲淹沒了外面的海潮聲,帶著一夜致富取巧心態的遊客,也將取代愛好自然美景珍惜人文色彩的遊客,而知足好客的澎湖居民也可能墮落成對世俗名利的無窮盡追求......,天啊!我真無法想像這樣的澎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