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若侵權必究!

2010年2月7日 星期日

屏東原鄉行(1)~永遠的好茶部落

屏東大武山區,世代住著排灣族和魯凱族,早年客家先民來到山下屏東平原開墾時,把這些住在深山裡的人通通稱為「傀儡番」,而魯凱族在日治時代也確實曾被歸為排灣族的一支亞群,只因他們的文化特徵十分相近,讓一般外人幾乎難以分辨,就連他們自己也未必說得出與另外一族的差異,唯有語言的不同。
今年元月,我在屏東停留時,跑了一趟位在麟洛的「隘寮營區」,因為我知道魯凱族的好茶村民就安置在這裡,其實沒有什麼認識的人,為的是將14年前的照片歸還主人。1996那一年的夏天,因為在雜誌社工作的關係,參加了一個好茶村舉辦的「小鬼湖生態巡禮」營隊,去過當時還位在霧台鄉隘寮溪北岸的好茶部落,一群人曾在營隊的一位當地魯凱青年家中住過一晚,對好茶村的社區營造印象非常深刻。

歷史推溯到更早之前的1979年,當時的好茶部落在更往大武深山的地區,那年政府為了便於照顧與管理,將舊好茶族人遷到隘寮溪邊的「新好茶」定居,他們在這裡以社區規劃的方式建立了一個深具部落色彩的美麗家園。但是2007年的聖帕颱風,使位在溪邊的新好茶部落有四分之一被土石淹沒,好茶村民只好全體再度遷離家園,被政府暫時安置在山下的隘寮營區。

再度遷村成為勢在必行的好茶,希望爭取到位在隘寮溪南岸瑪家鄉的台糖屬地「瑪家農場」,因為這裡地勢平坦,居住的安全性高,而且離新好茶只有9公里,方便回到自己的耕種地,這是他們傳統上賴以維生的方式。但是兩年過去了,台灣經歷了二次政黨輪替,綠色政府沒解決的事,到了藍色政府也還是一個大頭問題,因為屏東縣政府說缺乏經費,原民會說這裡是排灣族傳統領域,而對於產權人「台糖」來說,要無條件放棄30公頃的土地,需要很多的良心與勇氣,儘管台糖許多土地承接自日本政府,而這些土地又是日本政府向原住民強行徵收而來,也儘管這塊土地早已廢耕多年,草木叢生。於是,好茶部落的二度遷村案始終卡在打了死結的政治僵局和冗長擾民的官僚程序中,已經失去耐心的部分族人,只好將家當搬回新好茶,打算回家建立永久家園。

2009年7月,當時的行政院長劉兆玄曾經承諾要將好茶遷村案送行政院審議,族人以為即將撥雲見日,沒想到不久就遇上了88風災,全村覆沒,包括搬回新好茶的所有家當,村民至此幾乎一無所有;相對之下,位在北大武山海拔920公尺的舊好茶部落,卻依然挺立其間,傳統石板屋、古甕陶片、立柱基石、祖靈屋...等等都還安在,成為族人尋根解憂及外人尋幽探密的寶地,已於1991年訂為古蹟,是目前全國唯一的原住民二級古蹟。

「好茶」一詞來自「Kochapongane」,中文譯做「古茶布安」,意思是「雲豹的傳人」。傳說中,六、七百年前,居住在台東舊大南部落的魯凱族人,他們在雲豹的引路下,翻山西行來到舊好茶現址定居,在這裡繁衍出「西魯凱族」的世代子孫,隨後又散居到阿禮、霧台、神山、佳暮等部落發展,所以舊好茶被視為西魯凱族的發源地之一。

那天,我帶著三張照片,其中之一是一個魯凱青年持著傳統禮刀讓我拍照的留影,他的衣服上還別有一塊名牌,用電腦掃瞄放大後,我才知道他的名字;另外兩張是新好茶部落的兩間民宅照片,牆面上有黑色石板鑲嵌的魯凱族圖案,兩家上面都有百步蛇與陶壺圖騰。百步蛇一向被魯凱族視為祖先,在著名的「巴冷公主」故事中,已經做了很清楚的描述,他們的頭目祖先與百步蛇有婚約,所以家屋刻上百步蛇,代表這是頭目或貴族的家。【可參考另一貼文:http://seeingimage.blogspot.com/2009/07/24-2040-1996.html

整個營區呈現一種異常的死寂,不像是有一村子人住在這裡的感覺,也或許因為這天是「非假日」,許多人外出工作了吧?那老人和小小孩呢?因為天氣不好,都待在屋子裡嗎?好不容易看到有人騎車經過,連忙把她擋下,跟她詢問照片裡的人,她搖頭表示不知道,可能是她太年輕了,照片裡的這個人推算起來,現在可能有50歲了。又有一男一女走近我們,騎車的女騎士幫我們問了這個人的消息,其中一人說:「他現在不住營區,到水門租房子住了。」是啊,都經過兩年了,有點經濟能力的人大概都會受不了營區裡既不方便、又沒有隱私的生活吧?另一位問我:「妳找他做什麼?他現在很少來這裡。」我把照片的由來說了一下,但他們都不記得當年有誰辦過這樣的活動。

我又拿出另外兩張屋子的照片,想請他們確認一下這是誰的房子,我說:「想把照片交給主人,希望你們搬到瑪家農場後,把同樣的房子蓋回去。」他們很驚訝我的舉動:「妳來這裡只是為了拿照片來喔?」我點點頭,知道眼睛已經有些泛紅;而他們的眼神中,更是透露出一種很大的悲傷,近乎絕望,是我以前從來沒見過的,尤其是在原住民朋友身上。有一個似乎是剛才喝了點酒的男人說:「去瑪家那邊住,政府給我們的房子都一樣,要蓋回去,很難了...」

原本,全部100公頃的瑪家農場(原住民稱此地為「阿里郎山坡」),其中評估可安全居住的30公頃土地,即將有可能成為好茶人的新部落,但八八風災之後,大武山裡的其他原鄉也遭到必須遷村的命運,屏東的兩塊土地--長治分台和瑪家農場,分別從央廣和台糖的產權中由國產局收購下來,配合政府辦理山地部落的遷村安置。如今,30公頃的土地成了四個部落、540戶(官方認定的數字)的安置所,好茶原來的社區規劃夢,突然全部被老天爺打碎,大家都很無奈,也已經無力再做任何爭取;但也因為如此,拖了兩年的遷村案,一下子受到各界關注,善款不斷湧入,儘管好茶不是唯一被關注的對象,但至少錢的問題解決了,只是得到的像是一間永久性的「公家宿舍」,沒有土地權、沒有買賣權,什麼都沒有了...【數字比一比:高雄美術館佔地41公頃、六堆客家文化園區佔地20公頃、屏東高樹台鳳高爾夫球場120公頃】

在往後的幾天,我曾試著進入新好茶部落,問了人才知道要穿過「瑪家原住民文化園區」才到得了,當年的記憶已經不可靠了,但是印象中的確是先看到園區,才看到好茶部落。園區的門口守衛問我進去幹嘛,我說只是去看看現在的樣子,我期望還能見到部落的原型,但警衛卻告訴我:「已經都埋掉了,去也頂多看到幾個屋頂而已;而且那條路半年沒人走了,已經雜草叢生,野豬、彌猴和蛇經常出沒,還給大自然了啦!」然後就勸我不要進去,尤其一個「婦道人家」...哇咧,婦不婦道跟這有什麼關係,原住民朋友真是幽默得常常讓我無言以對!總之,我後來還是沒膽子進去,而且一聽到「都沒有了」、「還給大自然了」,也覺得那就讓她「安息」吧!

我也曾特地數次前往「瑪家農場」,看看那間傳說中的美麗樣品屋。車子騎在農場特地被闢出來的石頭路上,狹長的基地讓這條路必須開得很長,就像重建之路似的漫長,而左側的樹林越往裡面就越被砍個精光,到了路的盡頭,終於看見那間兩層樓的洋房。我下車環繞了一周,心想,如果這是我住的房子,我會很高興的,因為我在都市裡住的公寓房子肯定沒有這個好;但是如果部落的人來住這房子,勢必要打破以往的生活型態,因為原住民的傳統生活跟山、跟農地是連在一起的,因為原住民的傳統房子沒有兩層樓的,因為部落族人的房子都是獨棟獨院的,不是這裡的雙拼形式,更不要說魯凱族與排灣族引以為傲的「石板屋」文化,已經蕩然無存!
八八風災之後,慈善團體進駐各大重建區,捐款協助災民重建家園,原本立意良善,但是若忽略了部落的既有文化、傳統需求,那安居換來的可能是文化的滅絕、部落認同感的消失,「文化」當然不能只是博物館、教科書裡的東西,它應是生活裡的體現。尤其原住民並不是離鄉背井、一無所有、等著別人施捨的難民,他們是要在老祖宗留下的土地上,以部落自己的方式,以祖先教他們的方式,重建自己的家園,而不是要住在一間美麗卻與自身文化毫不相干的洋房裡,然後改變部落舊有的社群生活習慣,最後讓自己的子孫忘了祖先是誰,他們從哪裡來,況且對於房子還沒有自主權!然而,身為災民,身為台灣災民,身為台灣原住民災民,似乎社會對他們的要求是:有地方給你們住,你們就應該感恩了!文化的歧見、種族的歧視,莫過於此!

4 則留言:

  1. 在環資電子報看到這篇文章...請問可以借轉我的facebook嗎? 謝謝!

    回覆刪除
  2. OK!
    請註明出處及作者,謝謝~
    你是好茶人嗎?

    回覆刪除
  3. 我是好茶人
    妳寫的好棒
    我可以借轉ㄇ
    還有那個妳想給的照片
    我好想看看是哪位

    回覆刪除
  4. 謝謝~歡迎轉貼,註明作者及出處連結即可。那位配刀的魯凱人漢名姓邱,有人認識他,已經請人代為轉交,但不確定是否送達,如果有緣,或許將來會知道吧...祝福你們...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