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作者皆為「施云/Sophie Seeing」,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以,謝謝!

2011年9月30日 星期五

湘西苗寨行


三年前的那次中國行腳,從馬祖走「小三通」開始,先從福州登陸,再直接前往湘西,然後一路到貴州,共一個多月,光是湘黔地區就走了至少20個城鎮,三千多張照片暫時無力整理出全部文字,現在只能再貼一篇短文分享大家......

2011年9月29日 星期四

記憶已遠的貴州行

最近終於把三年前在中國旅行一個多月的三千多張照片整理完畢,一方面這幾年接了一個「出磺坑老油人」的書寫案,忙了半年多,緊接又做了三支紀錄片:靜默沙洲、決戰澎湖灣、好攝之徒,然後又去了一趟印度,一個半月之後回來,又忙著幫一個NGO辦了幾個活動,其他時間又節奏緩慢地在過日子,要說怠惰也行,總之現在,對於當時的行腳記憶已漸漸模糊,只能把一些簡單的文字和幾張圖片貼出來分享大家了......
 

貴州雲峰八寨
雲峰八寨,佇立在雲霧間的八個小山寨,明朝初年,漢版圖邊境的駐軍屯堡,寨牆、碉樓、四合院,寨寨相依,戶戶相通,巷巷相連,中國冷兵器時代最完整的活遺址。
屯軍時代日已遠,年久他鄉變故鄉。讓我想到金三角的亞細亞孤兒,只是他們的運氣沒那麼好......
喜歡這裡的遺世獨立,喜歡我拜訪時的氤氳靈氣,喜歡歲月刻印在牆上的足跡,喜歡寨民的氣定神閒,就是不喜歡被定為「文化村」之後的整治結......



2011年9月26日 星期一

紀念兩年前的今日--澎湖反賭勝利


兩年前的今天,澎湖舉辦了台灣史上第一次以「博奕」為主題的公民投票,投票結果,證明了政府的既定政策未必是人 民所能接受的,澎湖人為全國人民作了一次做好的民主示範,以此片紀念並感謝那群反賭勇士。也在此呼籲,全國重大建設、重大方案,都應透過公投來決定,而不 是少數政客或財團就可以決定了全台灣人的未來,否則台灣永遠稱不上是個「民主國家」!

紀錄片:決戰澎湖灣--站在澎湖博奕公投火線上
Battle at Penghu Bay--Standing in the Line of Fire at the Penghu Gambling Referendum

片長:53分鐘

2011年9月21日 星期三

災情更甚921的關刀山大地震


【前言】
十二年前「九二一大地震」那天,我人在澎湖七美小島,睡到半夜,忽然被一陣搖晃驚醒,睡意猶深的我,繼續賴在床上「觀察」動靜,因為比起在台灣本島我所遇過的幾次地震,那次的搖晃實在讓我不以為意。忽聞窗外,幾位學校同事,包括校長,已經奪門而出,在幽黑的宿舍外議論紛紛:「好大的地震啊!嚇死我了...」因為未見續之而來的震盪,大夥兒才一一安靜地返回宿舍,我也繼續進入夢鄉;沒想到,隔天在台北的媽打電話來問情形,我這才知,事情大條了...
今又逢許多人記憶猶新的這場台灣災難史上的紀念日,整理一篇在「出磺坑老油人的故事」口述歷史書中的另一場日治時期大地震。由於這兩場浩劫相距超過一甲子,從老油人們的記述中,也對今昔社經人文風貌的差異略見端倪。

2011年9月15日 星期四

重訪平溪線鐵道


【上圖】
印象中的平溪線鐵道,是一條悠悠的、灰灰的、沈沈的、靜靜的私家旅遊線,別後20年再度造訪,行前明知變化已經很大,到了當地還是很不能適應,像是古代人誤闖另一個超時空般,覺得把自己放錯了位置...而那個記憶中最為安靜的角落--侯硐,更是莫名其妙地被所謂的「貓城」包圍,如果時空可以切開來看,她或許是個「台灣式的」可愛小鎮,可是她在我心中的印象實在太深刻了,以致於有些難以接受她的改變...而已經跳脫時空的我,傍晚從底下望見這座運煤橋,居然讓我聯想到羅馬水道橋,但是一走到橋面上,立即又回到現實中的寶島新興旅遊區實況...

2011年9月10日 星期六

蟬与禪 Cicadas‧Life

蟬,以一種特殊的生命型態存活在世間,幼蟲在地裡蟄伏最少七年,等待成熟的夏天,才能鑽出泥土,然後脫殼羽化為成蟲。公蟬在樹上大鳴大放以尋找配偶,在兩週之後便結束生命,最終又化為塵土。如此短暫又充滿力量與神秘的一生,似乎在暗示著生靈的輪迴,或造物者某種巧妙的安排。藉此影片,紀念那短暫而嘹亮的生命,也提醒人們,領悟生命中的「禪」。



這是第三個夏天,在悶熱的屋裡,從窗外傳來,陣陣蟬鳴。
從天光微亮,到天邊渲染了一片紅;
從端午的此起彼落,到中秋的最後一搏。
春蠶到死絲方盡,夏蟬至秋聲方竭,人生呢......
在地裡蟄伏七年,只為七分之一個夏天。
紀念每一個,蟬鳴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