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作者皆為「施云/Sophie Seeing」,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以,謝謝!

2011年5月26日 星期四

雪獅的哀嚎(影片字幕)

  上圖為另一件平面作品:中國的格爾尼卡(2011.05


雪獅的哀嚎
不容漠視的四川阿壩 格德寺事件
編撰及影片作者:Sophie Seeing


每年3月,中國境內各地藏區常會舉行紀念
達賴喇嘛流亡與中共血洗拉薩的追思活動。
2008314日,在一場拉薩的遊行示威中,
軍民發生嚴重衝突,最後,
中共以槍彈對付藏人,造成無數傷亡。


2011年5月19日 星期四

青藏高原上的寒冬~正在發生的「格德寺事件」(四)

2011316日,面對三年前被槍殺的至少8條人命,加上後來兩條自縊的人命,以及一連串數不清的傷亡、凌虐、驚徨,四川阿壩藏人以點燃酥油燈的方式,紀念抗暴三周年。
下午四點多,一位叫做仁增彭措(又譯「平措」)的年輕僧侶,獨自離開被軍警嚴密監控的格德寺,走往人群密集的街頭。突然,一陣吶喊從一團火球裡傳出來:「讓嘉瓦仁波切(註:達賴喇嘛)回來!」、「西藏需要自由!」、「達賴喇嘛萬歲!」,這令人震驚的舉動立刻引來大批武警、民眾,接著是一支支警棍揮向火球,火勢被撲滅後,平措也身負重傷--燒傷,以及更多的淤青棍傷。在傷重以及延誤就醫下,隔天凌晨三點多,阿壩格德寺又添了一縷年輕的亡魂。

青藏高原上的寒冬~正在發生的「格德寺事件」(三)



324日,奧運「聖火」在雅典被點燃的這一天,澤旺頓珠等一群藏民,正在陽光逐漸西移的覺日寺附近挖溝渠。下午4點鐘,忽然聽到從遠遠的城裡傳來一陣不尋常的吵雜聲,從位在高處的覺日寺望過去,清楚看到城中心的公安局大樓前,泛著一片絳紅色,吵雜聲正是從這些穿著僧袍的哦廓寺尼僧中傳出來的,而且還不時夾雜著槍擊聲。大夥兒紛紛放下手邊的工具,立刻奔湧到城區,準備參與這一起積壓已久的吶喊。
三公里的路程,抵達時已經是一個小時後了,此時尼僧們被捕的被捕、逃竄的逃竄、回寺的回寺;聚集在此的,反而是從覺日寺來的另一群僧眾,以及他們這些從四面八方前來聲援的藏民,共約三、四百人。忽然間,從公安局大樓的上方,傳出一排排槍聲,子彈就落在下方的僧眾間,一位躲避不及的年輕僧侶不幸中彈倒下,澤旺正好在一旁目睹了這一刻。

青藏高原上的寒冬~正在發生的「格德寺事件」(二)


2008這一年的三月,對藏人來說,又是該起來準備發出怒吼的時刻;對中國政府來說,卻是奧運會正大肆喧囂之際,全世界的眼光都對準了北京,說什麼也不可以在這時候出亂子。為了奧運會時的國家門面,其實早從2007年開始,中共就強烈要求藏人簽署反對達賴喇嘛的聲明書,拒絕的下場就是拿不到任何政府補助金,而這些微薄的補助金,卻是藏人們重要的生活補貼。

跟往年一樣,310日這天,拉薩大昭寺前再次聚集了大批僧人,他們大多來自附近的色拉寺,而在哲蚌寺的僧人也已準備就緒;除此之外,青海海東州的安多等地區,也有僧人紀念歷史上的這一天。遊行示威展開後,中共軍警在強大的壓力下,立即以武力制止了他們的行為,最後仍是以毆打、逮捕、圍困等等暴行,壓抑了藏人對自由的渴望。

青藏高原上的寒冬~正在發生的「格德寺事件」(一)


三月的風雪如往年一樣,還不時落在青藏高原上,田裡的作物已經休耕好幾個月了,放眼望去,呈現一片荒涼與死寂;此時藏曆的新年剛過,到外地打工的村人還沒上崗,餘溫還留存在藏人的村子裡,家裡還有點鬧烘烘。

這天,難得出點太陽,澤旺頓珠和村子裡的幾個藏族年輕人,趁著大家還閒著,一起到附近的覺日寺幫忙挖掘溝渠,好讓山上的泉水引進覺日寺,以供應寺裡的僧人平常飲用水。周遭幾個村的藏人,來了兩、三百人,全是自願當義工來的。大夥兒正沿著溝渠忙著幹活,不時你一言、我一句,趁機與好久沒見的朋友熱和熱和。

2011年5月18日 星期三

圖博的前世今生 (影片字幕)


我的家鄉在青藏高原--圖博歷史 PAST

1.    在地球最高處、歐亞大陸最隱密處,住了一支長久以來與世隔絕、性情樂天而隨和的民族。他們稱自己的國家為「圖博」,西方人稱他們為「Tibet」,中國人叫他們為「西藏」。
2.    這支住在青藏高原的民族,西元約500年開始接受佛教洗禮,並在150年後有了自己的文字,開創了自己的特有文明,也成為虔誠的佛教徒,致力追求心靈上的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