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謝謝!

2011年5月19日 星期四

青藏高原上的寒冬~正在發生的「格德寺事件」(二)


2008這一年的三月,對藏人來說,又是該起來準備發出怒吼的時刻;對中國政府來說,卻是奧運會正大肆喧囂之際,全世界的眼光都對準了北京,說什麼也不可以在這時候出亂子。為了奧運會時的國家門面,其實早從2007年開始,中共就強烈要求藏人簽署反對達賴喇嘛的聲明書,拒絕的下場就是拿不到任何政府補助金,而這些微薄的補助金,卻是藏人們重要的生活補貼。

跟往年一樣,310日這天,拉薩大昭寺前再次聚集了大批僧人,他們大多來自附近的色拉寺,而在哲蚌寺的僧人也已準備就緒;除此之外,青海海東州的安多等地區,也有僧人紀念歷史上的這一天。遊行示威展開後,中共軍警在強大的壓力下,立即以武力制止了他們的行為,最後仍是以毆打、逮捕、圍困等等暴行,壓抑了藏人對自由的渴望。

然而,事情並沒有就此結束。正因為這一年對中國來說太重要了,他的敏感神經繃得比平常還要緊,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有可能引發中共更為愚蠢、莽撞、不可思議的行為;另一方面,僧人的被捕、哲蚌寺的被困,都引來僧人更大的不滿。11日、12日、13日,接下來的每一天都有僧人起來抗議、示威、遊行,要求釋放被捕僧人、撤離包圍寺院的軍警等等,但是官方竟是用更大的圍困、更多的逮補、更嚴厲的毆打來回應。

直到314日這天,不僅是僧人,就連一般藏民也忍無可忍了,平常因受官方不公平待遇所累積的怨恨,此時也跟著傾巢而出,接著引爆兩方大規模的爭鬥。但是老早就被繳了械的藏民,哪是武器齊全的中共軍警的對手?於是,追捕與殺戮就此展開,拉薩街頭成了血腥戰場,煙硝、咆哮、亂棍、子彈、軍車、催淚彈、裝甲車,四處橫行,憤怒、恐懼、緊張、不安,到處蔓延,直到晚間的宵禁時刻,至少有百名藏人死於這場似乎早已註定的大災難中。

拉薩的這場浩劫,騷動了整個中國藏區,儘管中共刻意封鎖消息,但在手機網絡幾乎已經撒遍天下的今天,噩耗如潰堤的洪水般,很快地從拉薩向四周奔散開來,達孜、曲水、山南、日喀則,甚至遠在幾千公里以外的青海、四川一帶藏區,都跟著激起了巨大的波濤。藏民、僧侶紛紛站出來抗議、請願,作出同樣的訴求;那訴求,簡而言之,就是民主社會視為理所當然的「自由」!

2008316日,怒火沿燒到四川的阿壩縣格德寺外,一群僧侶、藏民,向中共吶喊著同樣訴求。隨即,他們遭到同樣的命運,8具屍體橫陳在寺外,有穿紅袍的僧侶、有尚在念中學的女學生,以及和澤旺一樣沒唸多少書的牧民,他們卻同樣都是父母心裡的一塊肉......

面對中共當局對格德寺的指控:「領導和組織抗議活動」、「保存被中國軍警槍殺者的屍體」、「對外界透露消息」,一位32歲僧侶--洛桑金巴,於同年327日留下遺書承擔所有罪名後,在僧舍用繩索上吊自殺。在遺書最後他寫到:「我不希望生活在中國的壓迫下,不要說一天,甚至一分鐘也不願意。」接著,416日晚上,29歲的盲僧--圖松,他對家人說了最後一番話:「這樣的日子不要說有眼睛的你們受不了,連我這個瞎了眼的人也受不了。」然後也選擇了同樣的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