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若侵權必究!

2011年5月19日 星期四

青藏高原上的寒冬~正在發生的「格德寺事件」(三)



324日,奧運「聖火」在雅典被點燃的這一天,澤旺頓珠等一群藏民,正在陽光逐漸西移的覺日寺附近挖溝渠。下午4點鐘,忽然聽到從遠遠的城裡傳來一陣不尋常的吵雜聲,從位在高處的覺日寺望過去,清楚看到城中心的公安局大樓前,泛著一片絳紅色,吵雜聲正是從這些穿著僧袍的哦廓寺尼僧中傳出來的,而且還不時夾雜著槍擊聲。大夥兒紛紛放下手邊的工具,立刻奔湧到城區,準備參與這一起積壓已久的吶喊。
三公里的路程,抵達時已經是一個小時後了,此時尼僧們被捕的被捕、逃竄的逃竄、回寺的回寺;聚集在此的,反而是從覺日寺來的另一群僧眾,以及他們這些從四面八方前來聲援的藏民,共約三、四百人。忽然間,從公安局大樓的上方,傳出一排排槍聲,子彈就落在下方的僧眾間,一位躲避不及的年輕僧侶不幸中彈倒下,澤旺正好在一旁目睹了這一刻。

澤旺頓珠沒有想太多,一心只想著救人第一,便立刻往槍林彈雨中飛奔而去,用盡全身力氣將僧侶攙扶起來,但是才走兩步,一顆子彈就從自己的腰部左後方穿越到前方而出。澤旺強忍著不作聲,繼續攙扶著這個年輕僧侶,但是才又往前移動三步,澤旺的左手臂竟又中了槍,這次的子彈打碎了骨頭,讓這支手臂立刻失去了知覺。澤旺再也忍不住了,只好向身旁的藏人求救,隨即他陷入昏迷。15分鐘後,那個中彈的覺日寺僧人斷了氣,屍體很快地被公安發現並扣留,然後焚燬。這位犧牲的僧人名叫「貢嘎」,是覺日寺的僧侶,年方20
自從20083月的拉薩事件之後,中共對僧侶的思想控管更加嚴峻,對藏民的管制也更加嚴格,就連外人要進出藏區,也都得經過嚴格審核、遵守規範。中共當局不僅強制對僧侶進行愛國教育,也強迫僧侶批判達賴喇嘛,並迫使與他劃清界限。這一年,不堪其擾而出走的僧人,接踵而至;遭受虐待而身亡或自殺的藏人,也不計其數。
2009227日,藏曆新年第三天,原本應該是歡天喜地的日子,四川阿壩格德寺的僧人一如往年,將舉行盛大法會來祈祝新年平安,並且追思前一年的無辜亡魂。沒想到,官方的「寺管會」突然一紙令下,禁止僧人的大法會,原本聚集在佛堂大殿內的僧侶們,被迫一個個回到僧舍。
下午一點20分,一位格德寺的年輕僧侶再也按捺不住,他離開了寺院,往縣城走去。突然,他拿出藏在懷中的一張照片,上面有雪獅旗(註:西藏國旗)和達賴喇嘛,這些被中共視為禁忌的符號,然後點燃身上淋了油的袈裟,一邊吶喊、一邊往聚集大批軍警的城中心狂奔而去。隨即,中共軍警朝他開了三槍,年輕僧侶應聲倒地,員警前來撲火之後,將他抬走,就再也沒有他的下落了。這位年輕僧侶,名叫「紮白」。
被族人救出的澤旺頓珠,連夜被抬到山上躲藏,在朋友的輪流接濟、照應下,他歷經了一年又兩個月的逃亡生涯。20095月,他帶著被子彈烙印的手臂,與隔壁村的洛桑土登,以及其他許多跟他一樣被中共追緝,或追求自由、尋求受教育的藏人,冒險翻越了喜馬拉雅山,到了尼泊爾、到了印度、到了達蘭薩拉,成了沒有身份的流亡藏人中的一員。在呼吸了自由的空氣之後,澤旺跟其他流亡藏人一樣,緊接著面臨生活的困境;但,他們從未後悔過。然而,不是每個藏人都有他們的幸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