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若侵權必究!

2011年5月19日 星期四

青藏高原上的寒冬~正在發生的「格德寺事件」(四)

2011316日,面對三年前被槍殺的至少8條人命,加上後來兩條自縊的人命,以及一連串數不清的傷亡、凌虐、驚徨,四川阿壩藏人以點燃酥油燈的方式,紀念抗暴三周年。
下午四點多,一位叫做仁增彭措(又譯「平措」)的年輕僧侶,獨自離開被軍警嚴密監控的格德寺,走往人群密集的街頭。突然,一陣吶喊從一團火球裡傳出來:「讓嘉瓦仁波切(註:達賴喇嘛)回來!」、「西藏需要自由!」、「達賴喇嘛萬歲!」,這令人震驚的舉動立刻引來大批武警、民眾,接著是一支支警棍揮向火球,火勢被撲滅後,平措也身負重傷--燒傷,以及更多的淤青棍傷。在傷重以及延誤就醫下,隔天凌晨三點多,阿壩格德寺又添了一縷年輕的亡魂。

平措的勇敢獻身,接著引發格德寺眾僧的群起聲。隨後,中共派軍警包圍寺院,並設關卡嚴格限制格德寺進出,寺中2500名僧人一度遭到斷糧危機。阿壩縣父老聞訊後,聚集200多名前往寺外請願、守護,因為他們的子弟、親人就在寺中。不料,中共不顧這些藏民有許多已經是上了年紀的老人,竟放出軍犬攻擊、攔阻,最後造成兩名老人喪生,憾事又添一樁。
不僅如此,中共當局又派軍警進駐寺物上方視器,僧房也以泥封鎖,又派大批工作隊進入寺院強加進行所謂的「愛國再教育」,對僧侶的監控已經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42日,為嚴懲不願參與愛國教育的僧人,中共當局再度施以酷刑、恐嚇、拘捕,並放言,如果藏僧未能參加並完成3個月的再教育訓練,那訓練可能會延長至一年,以示絕不放棄「思想改造」的決心。如此種種荒謬之事,在自由社會的我們,該如何想像?
然而,僧侶對信仰自由的決心,也跟中共改造思想的決心一樣頑強,迫使中共決定使出更激烈的手段。421日晚上,當眾僧正在僧房熟睡時,中共軍警卻突然衝進格德寺,強行帶走三百多名僧侶,引起連日來守護在寺外的藏民與之一陣拉扯,軍警再度以武力鎮壓,又造成兩名老人被毆打致死。一陣狂亂之後,十輛軍用大卡車,隨即在黑暗中揚長而去。
依照中共當局以往慣例,這些被逮捕的藏人、僧侶,通常都被處以酷刑,然後遭到祕密審判,毫無民主國家中應有的申訴管道。判刑後,再繼續遭受虐待,直到垂死邊緣,才被送回家裡,然後等死。一位甘肅拉卜楞寺34歲僧人「嘉揚金巴」,就因他曾在200849日帶領約20名僧侶,向外國記者哭訴西藏沒有人權、沒有宗教自由,當晚他遭到逮捕後,就是慘遭毒打15天,被釋放時已是奄奄一息,三年來因為醫治無效,201143日在家中去世。諸如此類的案例,不勝枚舉。
自從3月格德寺事件發生後,全球各地流亡藏人與援藏人士,以祈願、絕食、遊行、示威等等方式,為格德寺僧人的遭遇、被捕表達聲援,並要求國際社會對中國政府提出嚴重抗議。425日,設於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青年會」三名執委--頓珠拉達、丹增諾桑、康秋揚培,在印度新德里展開無限期絕食,抗議中共殘酷鎮壓格德寺眾僧及藏民,直到519日,也就是絕食25天後,因三位健康欠佳,在各界關心與歐盟代表答應協助下,被送入醫院而結束活動。
然而,被中共拘捕的近400名僧人(後來又有多人陸續被捕),他們的苦難並未結束。5月份陸續傳出31歲的洛桑達傑及33歲的貢卻次成,各被處以3年有期徒刑,隨即被帶往秘密地點監禁。其他被捕的僧人,正處在幽暗的大牢中,忍受著身與心所遭受的巨大酷刑,惶惶不知終日......



【註1:「台灣圖博之友會」正有一連串「聲援格德寺僧人」的活動,請上網查詢。
【註2:部分資料引述自西藏作家--唯色的網站,以及其他新聞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