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作者皆為「施云/Sophie Seeing」,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以,謝謝!

2015年12月4日 星期五

在加路蘭的旅程(紀錄片)

影片名稱:在加路蘭的旅程(A Journey in Kaluluan)
片長:59分鐘,完成時間:2015年12月(最新版修訂於2016年6月)
導演:施云(Sophie Seeing)

影片大綱:
因一個主題式的創作展,幾位藝術家聚集在加路蘭部落的陶藝工作室創作與生活,導演在這一個多月的「生活創作營」中,將全程分作幾個段落來呈現這一段「旅程」。旅程中,透過身體的勞動與土地交換資源,尤其是使用當地泥土做成的陶鍋來煮食,其學習過程與最後呈現都成了此次旅程的一部分。影片中也見到夥伴間的互動情形,一切看來如此美好,卻在旅程即將結束時,發生了一場令人意想不到的結局,讓這次旅程有了一個不同的詮釋角度。




2015年8月19日 星期三

《台灣有機生態家園》新竹縣尖石鄉--石磊部落

前陣子的「蘇迪勒」颱風為台灣北部帶來不小災害,可說是另一次的八八風災;我在《台灣有機生態家園》一書中也介紹了幾個北部社區,今天貼一篇新竹山區的泰雅部落,他們也正以有機農法試圖找回離家的族人,在此祝福他們平安,遠離天災。


位在大漢溪上游,雪山山脈深處,新竹縣尖石鄉通往桃園北橫公路的玉峰村,從玉峰大橋轉進,在海拔八百多公尺處,有一個施行有機農法的泰雅族部落--石磊,泰雅族語名為「Quri(谷立)」,意為「山凹下去的地方」,亦即「鞍部」、「山谷」,這些地名正說明了石磊部落的地形。

石磊部落的有機農業發展,得從2004年的「艾利風災」談起。這個八月的中度颱風輕輕略過北台灣,卻為北部山區帶來大量降雨,也帶來巨大傷害,發生嚴重土石流,讓原本就崎嶇難行的新竹山區道路更因此柔腸寸斷。風災過後,石磊部落族人痛定思痛,力圖振興部落產業,當時的基督教長老--徐大衛,正任職「谷立部落文化觀光生態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已經從事自然農法十多年的他,決定帶領部落一起朝向有機生態村發展。

2015年7月23日 星期四

從一束花開始

生命的枯萎,受傷的只是自己;但心的枯萎,可能連他人都傷害了。


先來說說這束花的故事......

這13朵花跟了我十四年了,它原本有15朵,從巴黎跟著我的行李回來的,差點被海關誤以為是凶器;它其實是某香水公司的行銷活動,為新產品所做的罌粟紙花。那天,我在街上無意中碰到這活動剛要結束,原本的一片花田即將拆卸下來,好幾條人龍正依序跟工作人員索取這些要分送的花,我也跟著排隊排了兩次。第一次因為只拿到一兩朵,所以我又排了一次,這次是一位黑人帥哥用微笑給了我一大束,讓我心滿意足地離開現場。

我手裡拿著這一大束紅花走在街上,十分顯眼,好幾個路人都看著我手上的花對我微笑,我自然也不冷漠。一位小女孩扯了媽媽的手,指著我手上的花跟她說了些話,媽媽來對我說,希望可以分一支給她女兒,我毫不考慮就送了;走著走著,路邊有一位帶狗的遊民,牽著他的狗也對我說,希望分他一支,我同樣爽快給了,這些都換得一句彼此的祝福:「Bon journée!(祝擁有美好的一天)」

2015年7月17日 星期五

《台灣有機生態家園》前言:有機難不難?


有機的價格與價值

一般,我們對有機作物的印象是:又醜又貴,似乎這兩個結果是它的宿命;但是在我拜訪近百位有機農民與專業者之後發現,原來現在有機技術臻於成熟,只要用對方法,有機作物不但不醜,而且產量直逼慣型。所以有機農法是否能有被普遍使用的一天,就是有機作物可能平價化的一天。

我一直認為,食用健康安全的食物,只是人民的基本權益而已,如果有機作物只是少數付得起或捨得付的中產以上階級者才能食用,這將使基本民生物資成為一種階級,我並不樂見!

2015年7月14日 星期二

新書《台灣有機生態家園》目錄


《台灣有機生態家園》
作者:施云

27處極具潛力的有機生態社區,訴說人與土地應該建立的友善關係,其成功經驗為台灣農村提供了未來發展的最佳範本。

本書目標讀者群:
一、想去有機生產區做深度了解兼生態旅遊的社會大眾;
二、想尋找可信賴的有機健康作物的消費者或銷售員;
三、想了解他人如何成功穩定量產有機作物的農民;
四、對有機農法有興趣並願意加入社區共同努力的新農民;
五、想推動有機農村與生態導覽的社區營造員。

本書的期望:
對社區來說:一、鼓勵用集體力量來影響有機農業的推動;二、藉由有機農業的發展帶動農村的活絡並促使年輕人回鄉發展;三、生態導覽等旅遊行程可使農村發展更加多元。
對讀者來說:一、透過導覽與體驗的旅遊行程可兼具感性與知性;二、消費者與生產者直接接觸可增進對食物來源的信任;三、直接向農夫購買有機作物可避免中間過高的差價。

晨星網路書店
http://www.morningstar.com.tw/bookcomment-2.aspx?BOKNO=0113036

2015年7月7日 星期二

從八仙粉爆事件看見台灣政府的無賴性格

【圖片為淡水祖師廟慶典的過火儀式】

八仙粉爆事件發生至今已超過一週,除了看到中央政府殘缺不全的緊急醫療調度,和新北市政府直接將出事矛頭指向業者疏失之外,完全看不到政府為公共安全的「督導不周」自責過一句話;但發生死傷人數多達500人的重大公安事件,難道政府沒有責任?如果早有明確法規,而業者明顯「違法」,我們便可以「依法懲治」,包括傷害的求償對象是誰,而不是急著開立捐款專戶,或是不經民主程序就對業者動用「私刑」以展現魄力,這些動作都只讓筆者看到了當今執政者的無賴性格。

隨著一週來的警方調查與各界揭出,八仙粉爆肇事原因漸漸釐清,而我們看到的不該只是個人疏失,更應該看到結構性問題:
一、對於大型活動的舉辦,政府本來就有責任制定相關法條來督導主辦單位的安全措施,但如今仍只有交通部觀光局對遊憩事業的場地規範,以及水空活動的管理規範,而對業者的違規變更卻也在失查狀態中,顯見政府管理單位之疏失;
二、早在兩年前有業者引進彩粉活動時,就有專家提醒使用玉米粉的危險性,但政府相關部門卻始終漠視,只有對引發的環境污染問題有所規範,而勞動部對工業粉塵卻有很明確的規範,更顯見有其必要性;
三、一般社會大眾對澱粉類粉塵可能引發的災害與急救認知不足,以致無法在第一時間做正確補救,而政府也沒有善盡教育民眾與廠商的責任,如果認為這是一般常識,那不是更應該對已知的危險有所規範嗎?
四、如果認為彩粉活動是可以控制在安全使用的範圍之內而不願加以禁止,那至少也應該對彩粉的安全使用有所規範,包括毒性測試、易燃測試等,對於容易吸入肺部的問題也應該注意,而且活動當中也應該要有災害預防措施,而這也不只是針對彩粉活動而已。

2015年6月6日 星期六

在執行死刑的這一天

2015年6月5日,今天國家執行了六個死刑犯,這樣的消息,讓我的心情是沈重的,甚至為這世界的不堪而流下淚水,儘管我是贊成死刑的。

不管主張是什麼,都無需幸災樂禍,或冷嘲熱諷,叫囂謾罵,而該為那六條生命,以及被他們殺害的亡魂祝禱,好好重新做個好人,如果你相信有輪迴的話,或者在另一個世界好好懺悔贖罪,或者只需當做一件事告一段落,好好過接下來的日子,但是對於可能防範的犯罪,仍要全力以赴;並且,我們都不希望有冤死者。

雖然國家此時執法,不排除有其政治目的,是紓解民怨、減少廢死壓力也好,是為掩蓋某些重要新聞也罷,但重點在於,台灣是有死刑的,也有多位死刑犯等著伏法,執行只是遲早的事,而法律本來就是一種政治工具,否則應該何時執行才不會有政治意圖之議?「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請廢死派不要再表現出不理性的歇斯底里了,還有人因為今天又出現殺人案件,便又說出死刑無用論,但你確定在他決定犯案前,已經知道今天要執行死刑了嗎?

但是,死刑治標不治本,猶如身體得癌症做治療一樣。發現惡性腫瘤,通常會想立刻開刀將它除去,但是除掉之後的身體保養,跟預防癌細胞繼續在體內生長,才是保命重點!與其費力爭論死不死,不如多花時間力氣想想如何改變社會體質,預防下一個悲劇發生;當然,這是一條更漫長艱辛的路,但要改變社會,本來就不能便宜行事啊!


2015年5月30日 星期六

在北投女童被害之後


以下為我在臉書前後發表的關於「死刑」和北投女童案件發生後的零零碎碎看法,可能陸續增加,也持續思考,謝謝。

* * *

北投曾是我進出三年的地方,文化國小旁的大馬路是當年的必經之路,附近幾家餐館、郵局我都曾經去過,昨天發生「女童被害事件」時,我就在離她不過十幾公里外的地方,或許是這些原因,讓我深深陷入悲傷的情緒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