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若侵權必究!

2011年5月18日 星期三

圖博的前世今生 (影片字幕)


我的家鄉在青藏高原--圖博歷史 PAST

1.    在地球最高處、歐亞大陸最隱密處,住了一支長久以來與世隔絕、性情樂天而隨和的民族。他們稱自己的國家為「圖博」,西方人稱他們為「Tibet」,中國人叫他們為「西藏」。
2.    這支住在青藏高原的民族,西元約500年開始接受佛教洗禮,並在150年後有了自己的文字,開創了自己的特有文明,也成為虔誠的佛教徒,致力追求心靈上的平靜。
3.    西元1642年,達賴喇嘛取得政權,建立了現在的圖博政府,並成為圖博的最高宗教領袖,傳及至今為第14世,深受圖博人民愛戴。
4.    1819世紀,圖博政府與清朝政府維持一種互不干涉內政的「宗主國」關係,清朝雖派有「駐藏大臣」在圖博首府--拉薩,但是並無政治行使權。
5.    19世紀末,第13世達賴喇嘛在位時,圖博向西方世界打開了大門,並將西方文明引進圖博境內,也進行社會改革,但是圖博的外交權卻開始引起中國清政府的干涉。
6.    清朝滅亡後,圖博政府將境內的中國殘餘勢力完全驅逐,並於1912年向世界宣布,圖博為一個獨立的國家。但中國歷經國民黨與共產黨時期,至今仍不承認圖博擁有獨立政權。
7.    1950年,中共首次派軍隊入侵圖博東部--昌都,隔年並進軍首府--拉薩,欠缺現代化軍事設備的圖博毫無招架能力。始終主張非暴力的第14世達賴喇嘛,於是與中國進行談判。
8.    1951年,圖博政府派出代表團前往北京,在中國政府脅迫下簽署了「十七項條款」,說明「西藏為中國的一部分」,但中國也承諾圖博人可擁有高度自治,不會強迫改變現狀。
9.    然而,中共始終未從圖博撤軍,並一步步逼迫著圖博人民的生活。在藏東,因中共用武力企圖改變圖博人的信仰與生活方式,人民開始大量逃亡,或組織人民軍對抗中共軍隊。
10. 1959310日,拉薩發生大動亂,中共暴露了摧毀羅布林卡夏宮和挾持達賴喇嘛的陰謀。317日晚間,達賴喇嘛終於被迫逃亡,最後駐錫在印度達蘭薩拉,直到現在。

「世界已然變得太小,小得即使是無害的與世隔絕都容不下。」--14世達賴喇嘛,述於我的土地,我的人民一書



 
受禁錮的靈魂--今日圖博  PRESENT
1.    中共持續在藏區箝制圖博人的自由與思想,致使圖博人抗議聲不斷。中共為防止藏民叛亂,拉薩街頭到處可見監視器與荷槍實彈的軍警以監控藏民,並不准遊客對軍警拍照。
2.    每年約有上千藏民,冒險翻越七千米高的喜瑪拉雅山,逃亡至尼泊爾或印度。2006930日,逃亡藏人正翻越囊帕拉雪山時,被中國邊防軍掃射,2人中彈身亡,多人被捕。
3.    20083月,拍攝「無畏」紀錄片的藏族導演--當知項欠,因該片紀錄藏人對即將舉行的北京奧運會表達意見而遭拘押,並且在獄中被毆打與折磨,至今仍未獲釋。
4.    2008314日,當北京奧運正緊鑼密鼓大肆喧囂之際,中共為壓制圖博人的自由之聲,在一場拉薩的遊行示威中,以槍彈對付手無寸鐵的圖博人,造成多人傷亡。
5.    20083月的拉薩事件之後,中國境內藏區引起連鎖效應,多處藏民群起遊行反抗中共暴政。隨後,多人遭到中共軍警槍殺、逮捕或通緝,此事件仍在發酵中。
6.    2009123日,著名藏族歌手--紮西東知,因彈唱《不著痕跡的酷刑》專輯,收錄「反共歌曲」13首,在安多藏區引起熱烈迴響,於是他在西寧被捕,至今音訊全無。
7.    2010414日,青海玉樹藏區發生大地震,中共企圖封鎖媒體進入自由採訪,對僧人在第一時間的主動救援更是予以驅離,並短報傷亡人數,復健工程中也趁機侵佔藏人田產。
8.    201067月間,三位藏族作家--東科、布旦、乃讓雲巴,因撰寫批評中共在2008年對藏民施暴的文章,遭阿壩州公安局以「涉嫌煽動分裂國家罪」為由抓走,至今下落不明。
9.    2009227日,藏曆新年第三天,為抗議中共禁止在寺中作法會而自焚的阿壩州格德寺僧人--紮白,他隨後遭到警方槍擊並扣留,至今生死未明。
10. 2011316日,同樣在四川阿壩州的格德寺,一位叫做「平措」的年輕僧侶,為抗議中共戕害阿壩州藏人三週年而自焚,最後不幸身亡。
11. 平措的勇敢獻身,引發格德寺的眾僧群起聲援。中共為鎮壓並控管僧眾,派軍隊包圍在寺院周邊,並在各地設置監視器,數百人遭到逮捕,多位藏民被毆打致死。此事件尚未落幕。

以上所述,都只是冰山一角......
或許我們對他們的不幸遭遇,無力改變,
但是因為我們的關心與聲援,
相信可以為他們帶來信心與力量......


【以上為影片「圖博的前世今生」文字,film by Seeing Image

"Tibet Past and Present" a film by Sophie Seeing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