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若侵權必究!

2009年6月10日 星期三

發展博弈難道是澎湖的唯一出路?


在澎湖住了6年,從沒想過要把戶籍遷到澎湖,這會兒卻為了「博弈公投」的投票權,我竟把戶籍遷了過去,只因實在不忍心眼睜睜看著澎湖墮落風塵!

永遠忘不了當時從台北飛到澎湖時,享受碧海藍天與海風吹拂的幸福與興奮,赤腳踩在柔軟細白的沙灘上,看著海潮一波波從海面啃噬著白沙,紫紅色馬鞍藤花與綠葉匍匐於海邊,藍天裡的燕鷗嗚鳴著,夜裡的一輪明月就掛在眼前,照亮了永不停歇的海面與靜謐羞澀的小漁村......,即使遠在台北,當我閉上眼,至今仍可聽到海潮聲,以及一幕幕海島影像略過腦海。
如果博奕公投通過,緊接而來的,便是一棟棟不協調的豪華賭場取代了純樸的漁村,裡頭的擲骰子聲淹沒了外面的海潮聲,帶著一夜致富取巧心態的遊客,也將取代愛好自然美景珍惜人文色彩的遊客,而知足好客的澎湖居民也可能墮落成對世俗名利的無窮盡追求......,天啊!我真無法想像這樣的澎湖!



可以理解某些澎湖人在經濟生活困頓的海島中,急於尋找生路的想法,但是如果他們以為「博奕」就是唯一的脫貧之道,或是以為那是絕對可以成功的出路,那我只能說他們實在太天真了!是啊,正因為澎湖人太天真了,所以被從中取得利益的政客與商人隨便一唬弄,就真的以為自己也可以從中獲利。試問:在賭場中賭得天昏地暗的賭客,他們會捨得放下手中的骰子從賭場走出來消費嗎?大概只有當他們散盡銀兩,想方設法急於弄到更多錢來翻本的時候,才會想起賭場外另有一群天真的澎湖人正在等著他們吧!而他們出來不是為了光顧商品,恐怕是為了光顧收銀機來的,一個貪得無厭又窮途末路的人什麼事情做不出來?博奕帶來的究竟是錢潮?還是犯罪?而對於「犯罪」,澎湖人恐怕是沒有太多想像的,因為澎湖純淨的不只是海水、天空,還有人心!為了一個不明確的期待,難道真要賠上澎湖的「純淨」?

再說,就算博奕真為澎湖帶來錢潮,那也是短暫的,因為政府不是也說了:一旦離島開放博奕成功,接下來就是台灣本島。請問:如果只是為了賭博,賭客為什麼不就近、就便在台灣賭就好,什麼理由還需要大老遠坐飛機去離島賭?很明顯的,離島首先開放博奕,就是在做台灣本島的實驗品,不管實驗成功與否,對離島都沒有長遠的好處,而一旦被破壞的景觀、人心(包括對子孫的教育),還要花多少時間與成本才能救得回來?再看看各縣市計畫中的賭場位置,全都設在偏遠地區,擺明了就是將它視為罪惡的淵藪、治安的魔鬼,所以敬而遠之,而離島居民怎能接受自己(再度)被政府視為二等公民的待遇呢?

澎湖有豐富的自然資源與人文特色,如果懂得善加運用與規劃,觀光潛力無窮,不但子孫受用不盡,更可以讓子孫身為澎湖人而感到驕傲。不要因為一時的無知而禍害千年,失去的良善難以再找回,海島的未來就在這一票了!磨刀霍霍聲在耳,怎能叫人不心急!


***

推薦紀錄片
迷城.Cidade Crescente.The Rising City
導演 / Re / Dir: 丘靜,李維君/ Rita Iao , Me Lei
彩色.Cor.Color / 2007 / 34’ / B組.Grupo B.Group B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UfOw-3nrk8

由小城漁村到紙醉金迷的澳門,百廢俱興、歌舞昇平,但從輝煌到荒謬僅僅一步之遙……《迷城》透過訪問旅客、議員、小販、專業人士、學生等不同階層的澳門人對於轉變的看法,以探討一些社會的現象和問題,反映這個紙醉金迷的城市最真實的一面,希望提醒澳門人反思自己究竟應走一條怎樣的路。為突顯本土特色,《迷城》更以澳門樂隊Crosshair及WhyOceans之原創音樂作為主題曲。

導演的話
澳門近年的經濟發展表面上是輝煌騰達,但實際上很多澳門人都未能分享經濟的成果,甚至因此而成為了受害者。澳門比以往富有了,但澳門人並不見得比以往快樂,整個社會更充斥著怨氣。
因此,希望拍一套令澳門人產生共鳴及反思的紀錄片,以喚醒澳門人不要被物質或怒氣傷害了對澳門的一份情。

【丘靜】
平凡上班一族,熱愛創作,非專業製作人員,多媒體製作畢業生,曾任廣告公司製作助理及活動統籌,參與製多個企業紀錄片、電視廣告及演出活動。
【李維君】
傳意系畢業生,曾任記者,現職教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