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若侵權必究!

2008年11月23日 星期日

客庄竹田~老街記憶的永恆與消失


屏東竹田鄉尚有幾條小規模的「老街」,靜靜地守在他們各自的角落。老街上的房子不是老舊不堪,就是已被整建成新樓房,很少有像美崙村的「永記棧」這樣,以仿古的方式整修完善的,而且是內外皆古。



「永記棧」在清代原是布莊,為現任屋主的祖父邱寶郎所建。民國86年(1997年)前面道路挖水溝時,造成地基、樑柱、牆面嚴重受損,岌岌可危,隔年由屋主邱春雄夫婦請專家加以修復,將原本一樓半的建築改為現在的兩層樓,並加高做地基,所以多了前方的小台階。樓房外部樣式大致保持原來樣貌,兩側由清水磚所堆砌而成的柱子是原屋的素材,「金包銀」牆面裡頭還包覆著原來的土磚,外窗及其他元素則是新的。二樓窗戶外牆上有四塊「梅、蘭、竹、菊」的木雕,內部採挑高設計,並有許多古元素作為裝飾,足見屋主為維護古蹟之用心。

美崙老街街角原來還有一棟半圓形的老紅磚屋,可愛得讓人想多看幾眼。那天見到大門開著,有人從裡頭走出來,我問了一下狀況,想進去參觀參觀,屋主沒太多撘理地說:「進去吧!這房子快拆了。」我一臉錯愕,不敢置信這麼完整的百年老屋竟要毀於一旦。


裡頭是標準的客家四合院夥房,中間有中庭,第二進中央是祖堂,但只有一尊灶神,旁邊的祖先牌位是封起來的。左廂房內還有住人,方才的屋主正是住在這裡;右廂房的幾個房間內都空蕩卻凌亂,前方有兩間廚房、一個茅房,中間的天井內有一口井,井裡還有水,與廚房之間的牆壁並有水池、水道可通往內部廚房裡的水缸,兩個廚房裡的灶分別有四個灶頭和三個灶頭,而這一切卻都將在幾天之後化為灰燼。

左廂房的主人就是永記棧的邱春雄夫婦,夫人是退休的國小校長,她見我前來關心,激動地責問我:「為什麼政府都不來阻止這種事發生?」原來是這老夥房被子孫分作三份,而右廂房的孫女想從外地搬回來住,便要把它拆了蓋新屋,而左廂房的主人對古蹟有很深的愛護之情,不僅捨不得拆,還自掏腰包把祖宅維護好,沒想到竟然還是難逃被拆毀的命運。

江校長難過得流下眼淚,面對她的求助無門我也很無奈,像這類摧毀歷史記憶的事件,真不知道還要在台灣上演多久才能停止?幾個月之後,朋友告訴我,那個被拆的房子原址,現在是一棟兩層樓的洋房了。洋房和古厝比鄰,多不協調的一個畫面!但是這在台灣好像比比皆是?

【本文及前面9篇「客庄竹田」貼文皆出自2008年客委會出版、本人撰寫的《竹田寶地~頓物庄的黃金歲月》一書。當時這篇文章寫完之後,一位負責審查的陳姓委員大聲斥責地說:「這又不是政府的錯!」所以,書裡的文章就只好改寫了。真不知我們要一個公權力不彰的政府作什麼?而像這類不惜拍政府馬屁來扼殺台灣文化財的人,也正在掌握著許多社區的未來,能讓人不憂心嗎?】

【另,當時原本受製作單位之託(有償),應全力協助撰寫工作的地方社團,不知何故(其實早聽說這個案子原本是他們想接,但是資方不同意,因而從中作梗?),並未負起應有之責任,讓我的撰寫工作進行得困難重重,所幸獲得當地鄉民的熱情支持與協助,才讓本書如期完成,所以在出版之後,曾向客委會提出一份感謝及贈書名單近百位,後來客委會交由地方社團處理贈書一事,也不知後來情形如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