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謝謝!

2009年3月5日 星期四

菲格拉斯(Figueras)的達利戲劇美術館


公車行駛在丕里牛斯山麓的小丘陵間,沿途盡是田野叢林,房舍屋頂從法國的鮮紅色轉變成西班牙的暗紅色,車上講西班牙語的人增多,當然像我這樣從外地來的遊客也不少。

第一站先到了位於巴塞隆納北方的菲格拉斯(Figueras),只為了那裡的「達利戲劇美術館(Teatre-Museu Dalí)」;而它也果不負我期望,讓我見識了前所未見的美術館風格,它是第一座讓我還在參觀作品時就決心要到禮品店買書的美術館,以前我幾乎是對禮品店不感興趣的。


建於1970年的「達利戲劇美術館」,前身是一座歌劇院,在西班牙內戰中受損,後來經過達利的親自參與設計,整館完全是他的風格。從館外的穿腹雕像開始,一直到中庭、館內樓梯、走廊,以及各展覽室,變化多端的各類展品,除了他的超現實畫作,還有雕塑、裝置,有些作品是要觀者多花些心思才能見其中奧秘,整個美術館像是遊樂場般有趣而又耐人尋味,我花了兩個小時還無法看完全部。這些讓人駐足良久的作品所表現出的詭譎與趣味,教人不得不佩服這位天才異於常人的頭腦,也教人不禁要抗議上帝是如此的不公平!



離去美術館之前,我向菲格拉斯遊客中心的服務人員要了一張旅館資料,上面清楚記載了各旅社的星等、價錢和地點,我選了一家比青年旅社還要便宜卻又不遠的無星級小旅社。

我按照地址直接找去,走進一棟有著厚重大門的老建築,爬了幾層樓,一位個子矮小卻親切的老媽媽用西班牙語「Hola!」向我打招呼,我微笑點點頭,然後用英語告訴她我要住房。她點點頭,接著講了一串西班牙文,我自然是沒聽懂半句,她進去拿了一堆護照出來,示意要我把我的護照也給她,我心生猶豫,但最後還是賭運氣交給了她,她又做了一個動作,大概是說退房時會交還給我,此時我也只有信任她。

接著她帶我走出這樓房,我們來到不遠的另一棟大樓,這樓顯得很凋零,像是從來沒有整修過。她帶我到樓上的一間小房間,我看過之後決定住下,這房間比起馬賽的那個蟑螂窩要好太多了,一樣是兩張床,卻乾淨、新穎許多。

菲格拉斯(Figueras)由於離法國很近,講法語的人很多,城市風格也夾雜著西、法風味,但市容顯得有些雜亂無章,卻不減西班牙的熱情氣氛。其實如果拿西班牙人和義大利人作比較,「熱情」兩字比較適合用在義大利人身上,西班牙人則應該用「剛烈」來得貼切,他們是屬於「敢愛敢恨」的那一種,而不是像義大利人「熱心直爽」的那一型。

另一方面,我所感受到的西班牙人似乎活得不太快樂,街上行人的表情常常是沒有笑容的(這和台灣人好像有點像?),缺乏義大利人的樂天和氣度,或許他們的生活比較不易吧?是否跟他們的民主化起步較晚有關?台灣大概也一樣吧....


【備註】驚聞達利作品即將來台展出,雖然因為票價關係我大概不會去看展,但是對於偶像來訪,我總要盡點地主之誼,貼一篇十多年前寫在「出走歐陸」一書中的文章來共襄盛舉一下(上文稍微經過補充與改寫),以及簡短貼一下大學曾寫過的一篇有關他的報告,來介紹一下達利這個鬼才藝術家。

達利(Salvador Dali)年表:
1904 出生於西班牙。
1917 十三歲執起畫筆。
1918~19 嘗試印象派。在校發表第一篇文章,第一次聯展。
1920 受未來派影響。
1921 就讀馬德里繪畫學校。認識洛卡、布紐爾、阿貝迪。
1922 因煽動同學暴亂而被退學。
1925 回到馬德里的學校。第一次個展。在巴黎遇見畢卡索。
1926 因提出"麵包籃"作品,被開除學籍。第二次個展。
1928 在美國首展。
1929 第二次拜訪巴黎。透過米羅認識布荷東、馬格利特、恩斯特(這些人的畫作我也都愛)。開始超現實畫作。與卡拉結識。嘗試多媒材創作。第一次與布紐爾合作拍片"安達魯之犬"。
1930 受高第新藝術及建築影響。模仿奇里軻的空間透視和深長影子作畫。發表"偏執狂批判方法"【註】。與布紐爾合作拍 "黃金歲月"。
1930~1933 發表"威廉泰爾"名作。
1933 由於政治歧見,脫離與超現實主義者之關係。
1934 首度前往美國。
1937 首次前往義大利,受到文藝復興和巴洛克畫風影響。
1938 認識佛洛依德。
1939 於紐約創作"超現實"的商店窗戶。為芭蕾舞劇製作腳本及布景。
1941~42 在紐約現代美術館展出最重要作品,建立他在美國的地位。出自傳"Salvador Dali的祕密生活"。
1948 回到西班牙故鄉。成為新古典主義者。
1949 首張宗教畫。
1952 寫劇本"神者"首次公演。
1958 和卡拉結婚。
1964 獲西班牙最高榮譽獎章。
1964~65 在東京舉行大展。寫"天才的日記"。開始生產"三次元藝術"。
1973 在達利的故鄉 Figueras 開幕"達利戲劇博物館"。出版"如何成為達利"。
1982 卡拉去逝。
1983 由於健康狀況不佳,畫下他最後一幅畫"The Swallow's Tail"。
1986 因大火搬至他美術館附近居住,與病魔纏鬥。
1989 死於 1月29日。

關於達利:

達利在"天才日記"中寫到:「以前我曾經說過我是個天才,那是沒用腦筋認真想過;現在我重覆再說,我是個天才,這是經過理性意識判斷的話。」

儘管達利說自己是個天才,但他也聲明自己是一個太過理性的藝術家,他說:「要列入優秀藝術家群,我的資格不夠,因為我太聰明了。要當個優秀藝術家,必須帶點傻勁。」

他一生戲謔人生,法國藝術界將他歸列為馬戲班的丑角,他寫道:「當四十年的小丑,要比當四十年的畫家難。」

他欣賞新聞也參與新聞,在一九三九年的紐約頭版新聞:「紐約最大百貨公司委託達利設計櫥窗,他在完成之後整個將他擊破,然後坐在裡頭等候警察拘捕。」

有許多人認為他是個瘋子,他可從不承認,他說:「唯一能將我與瘋子明確畫分的是--我不是瘋子。」

在達利被逐出超現實團體後四年,他的名字" Salvador Dali "曾被藝評家Breton 拼成" Avida Dollars "--"貪婪美金 "之意,此乃由於他的大量生產、複製之風,引來藝術界對他的不滿。

五十年代以後的達利,幾乎只為營利而從事版畫創作,他甚至與出版社狼狽為奸,簽下大量空白紙,交給印製廠自行複製,不然就是想盡辦法掩飾真正的複製數目,以賺取暴利。

儘管他對錢財的貪婪令人譏諷,但他對大他十二歲的妻子--卡拉的愛,卻是令人感動的。

他與卡拉相愛一生,直至卡拉死後,他因悲傷過度,加重了原有的病情,終在卡拉死後的第七年,亦抵擋不住死神的降臨,到他所一直畏懼的另一個世界去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