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若侵權必究!

2012年6月16日 星期六

怪手剷平劉生財的柚子園


劉生財的柚子園,再兩個月就可以採收了,如今政府為了一個八里台北空港、一座特定區新市鎮,強迫徵收了他的2千多坪土地,一棵市值2-3萬的40年有機栽培柚子樹,被以5000元強迫徵收。劉生財對政府新市鎮計畫的「美意」不敢苟同,卻也無力抵抗,只願政府不要低估了他的柚子園產值,即使護不了祖先留下的土地,也不要賤賣了家產!

今天(2012.06.15)上午,在劉生財還沒有同意政府徵收價格,也還沒有去提領任何補償金的情況下,新北市政府居然授意工程包商用怪手進入他的柚子園。劉生財一早看到辛苦幾十年的柚子園瞬間被夷為平地,又生氣、又傷心地跑去找警員求助。警察到了現場,立即要求工程隊停止施工,但是此時父親留下的柚子園已經被毀了將近一半,門前的那棵幾十年黃槿樹也在劫難逃。警員詢問主人是否提出告訴,劉生財說:要跟兄弟商量之後才做決定,但也不知是要告廠商,還是要告市政府。

劉生財也說,他已經請轄區內的呂子昌議員跟市政府提出協調,重點在於不合理的徵收價格應該修法,因為這不僅關係到自己的家產,也為了將來其他被徵收戶的權益。雖然去年他和一群地主的地契被新北市政府地政局以「交出地契才能保留土地」的手法給騙走,但是對於守護家產、保障權益的信念堅持到底!

以下是5月中旬,筆者對劉生財所做的一篇口述短文:

我有一座很大的柚子園,種了400多棵柚子樹,每棵都是我父親從小幼苗開始種起的,已經將近40年了。我本來在開超市,自從父親生病之後,我就開始接管這片園子,也栽培十幾年了,已經和土地有很深的感情,政府說要徵收,讓我很不捨。但是不捨又能怎樣,政府就像有牌照的流氓,跟老百姓玩文字遊戲,低估了我的柚子園價格,賠償的錢還說是「救濟金」,明明是搶了我的地。

這塊地因為是沙地,以前種的是花生、地瓜、西瓜,在焚化爐還沒來以前,種出來的西瓜又大又甜,完全不需要靠打藥。後來在空氣中驗出戴奧辛,政府不敢說是因為焚化爐的關係,但是下起了酸雨,土質變差了,柚子栽培起來就更辛苦。我們因為堅持用有機栽培,長出的柚子可以賣到一斤兩、三百塊,一棵柚樹大概可以收成兩萬多元,結果政府的補償金一棵只給五千元,還說什麼我們這個沙地種不出東西來,所以都市計畫對我們來說是「美意」!既然是美意,這種徵收價格就應該要修法,這樣後面被徵收的人才不會也遭殃。

政府徵收的速度實在太快了,我們根本反應不及,官員掐著我們老百姓的脖子,簡直就是不給我們呼吸。明天就是我父親的忌日,他過世8年了,我只能告訴他:不是子孫不肖,好吃懶做敗了家,而是子孫憨昧,守不住這片祖先留下的家業。

(文、圖:施云 Sophie Seeing,新聞採訪請洽劉生財:0953-553489)

詳情請見:「土地與我,全台土地徵收受害者故事大募集


6.25再記:
剛才柚子園的劉先生來電,他說他們最近和市府協調,爭取到原本種植400株的柚子,改以政府一分地可種80株的最高賠償金去計算,他家8分地,法定種植數量應該是640株,一樣一株5000元,所以比之前多了120萬賠償金……
農地,一樣不留,但是柚子,可以等到今年收成之後再剷除,所以他們準備要為這些「末代柚子」上套子了……



敬邀各位~

【紀錄片播放與映後座談】
時間:08/05() 2:00 PM
地點:二二八國家紀念館3F
片名:八里浮生錄(城市開發首部曲)

A Life in Bali, Taiwan
54mins/2012/
臺灣/中英文字幕English Subtitle
導演:施云
Filmed by
 Sophie Seeing
映後座談:黃瑞茂教授、施云
座談主題:都市計畫的誕生與夢想
免費入場!
國際人權紀實攝影展--沉默的目擊
預告片:http://www.facebook.com/video/video.php?=425397030832357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