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若侵權必究!

2013年1月25日 星期五

疼惜這片土地



自從大學念淡江開始,前前後後在淡水一共度過了11年的光景,不僅攝影在淡大攝影社學的,就連之後的紀錄片也是在淡水社區大學受教,淡水是我影像的啟蒙地,或許跟她的好山好水好田園有關吧?

2011年秋天,因為淡水的「淡江大橋」、「淡北道路」議題打得火熱,住在淡水的我,深刻感覺到淡水的發展已經到了讓我忍無可忍的地步,捷運站與老街的擁擠人潮、一座座令人壓迫感十足的大樓、一棟棟年代久遠的老房子日漸消失、河岸與海岸的日漸人工化,大學時代的淡水靜謐與單純早已不復存。我捫心自問:這是我想要居住的城市嗎?

因為這樣的出發點,讓我決定拍攝一部談論城市發展的紀錄片,主要就是拋出「我們想要一座什麼樣的城市?」這個問題。但人算不如天算,因為一座淡江大橋跨到了對岸的八里,我討論了「台北港」,又剛好遇到「台北港特定區」的徵收案議題也在隔年的春天進入最後關頭,所以乾脆多拍了一部「八里浮生錄」,作為探討城市發展的「首部曲」。


2012年8月,八里一片拍完,原本以為淡水這邊就可以緊接著將最後片段補完,然後進入剪接階段,沒想到再一次失算,沉寂已久讓人幾乎忘了的「淡海二期新市鎮開發案」居然啟動了!也正因為我親眼目睹過八里徵收區一片狼藉的慘狀,又在土地徵收議題中認識了其他同樣深受其害的他案居民,其間也在社群網站上辦過「土地與我」的全台土地徵收受害者故事蒐集,對於政府的不當徵收手段有個還算深入的了解,一片疼惜土地的心情油然而生,讓我無法對淡海的土地徵收案坐視不管!

9月,得知官方即將在徵收區內舉辦一場大型說明會,我趕緊擬了一份「徵收陷阱提醒和無開發必要性」的傳單準備到現場發放,並舉辦網路社群活動請大家關注此事。也因為我之前詢問的幾位淡水朋友同意一起辦個民辦說明會,所以我也開始積極張羅相關事宜,邀請多位專家學者和他區徵收受害者到現場來為淡海居民解說官方所不會提醒的事,這些學者包括黃瑞茂教授、徐世榮教授、詹順貴律師,以及農陣代表--許博任先生,徵收受害者則來了桃園機場捷運A7站的徐玉紅小姐、苗栗大埔的柯智傳先生、彭秀春和她先生--張森文,還有東北角貢寮的吳春蓉小姐也來助陣,現場還有幾位熱心網友的協助。

這場史無前例的民辦徵收說明會來了有100多位鄉親,取得了一些地主資料,於是從這裡出發。一週之後,我召集其中幾位積極發言的地主聚會,主要目的就是希望地主自行籌組「自救會」,當自己土地上的主人,不要成為下一個徵收受害者,更不要去蹂躪另一片還保有四分之三農林綠地的珍貴土地。


淡海新市鎮計畫起源於1990年代,政府為平抑房價、儲備都市土地而計畫了幾個「新市鎮開發區」,其中一個就是在淡海。這片「淡海新市鎮」位在淡水市區的北側,大致從沙崙以北到聖約翰大學北側,以及往東邊山區到水源國小,一共1,614公頃土地,計畫容納30萬人口,計畫年期25年(1990~2014年)。

新市鎮一期計畫於1994年動工,總共446公頃土地,預計容納13萬人口。但是這20年下來,這片土地只進駐了1.3萬人,土地閒置率高達85%,原有的生態、人文、歷史脈絡卻被摧毀殆盡,房價也不跌反漲。在這樣失敗的開發案下,政府居然在計畫年期即將到期前的2012年8月,正式對地方召開二期區段徵收說明會,讓這片土地原本寧靜的生活從此開始亂了方寸。

淡海自救會後來內部經過改組,現在以「淡海二期反徵收自救聯盟」的名稱,繼續加強徵收區地主的連署與其他反制動作,例如在2012年12月27日於立法院召開記者會,在三位立委的協助下,找來營建署署長陳情等等。雖然我依然從旁協助他們往正確方向前進,但是路途艱險坎坷,妖魔鬼怪盡出,我也沒把握這片土地是否真可以如願保留下來。現在我最能做的事,就是將這片土地的歷史記錄下來,無論結果如何,這些都將是珍貴的地方史料。祇求最終不會變成墓誌銘。


延伸閱讀:http://seeingimage.blogspot.tw/search/label/淡水淡海

多次詢問官方結果得知,如果地主連署過半,他們極有可能重新評估此開發案的必要性。現在地主連署還差1000多票,請幫忙通知徵收區域內地主趕快加入連署,避免二月審議大會通過徵收案,謝謝~地主連署請洽(包含二期兩區):seeingimage@gmail.co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