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謝謝!

2010年4月22日 星期四

無殼神明──淡水大道公


2006年春天,一向平靜的淡水與三芝交界處的北新莊山區「店仔街」,忽然人車擠得水洩不通,許多原本直行的車輛,紛紛轉往巴拉卡公路繞道駛進臺北市區。原來這幾天,北新莊信眾在九年一輪的難捨之情下,正準備為「大道公」舉辦一場盛大隆重的壽宴,以感謝祂這一年來的庇祐,因為隔天大道公就要轉駕到草埔尾了。

但是不知什麼事不對頭,這一年並沒有原先預期的平順,於是在農曆三月初二這一天,也就是九尊大道公最後一次回駕到北新莊姚姓爐主家的日子,特地舉行了一場村莊的小遶境,包公、八家將、七爺八爺等神明,全都一起來助陣,信眾紛紛沿街擺桌燒香祭拜,為這別離增添更多的不捨。

每年農曆3月15日是保生大帝──也就是「大道公」的生日,全台幾百座供奉保生大帝的廟宇,無不舉行熱鬧的祭典,慶祝並感謝這位深受民間信仰愛戴的神祇,近年有些廟宇更將這些祭祀活動結合現代形式,演化為宗教文化祭,例如最為人所熟知的臺北大龍峒保安宮就是一例。但是在淡水,有九尊大道公並沒有自己的廟宇,卻同樣深受信眾敬仰與供奉,因為祂們就住在信徒家中,直接庇祐供奉者與整個庄頭。


一、大道公的生平與傳說

「大道公」是福建泉州同安人的信仰神明,主要是保祐信眾的身體健康,因為祂生前是一位懸壺濟世的神醫,看病問診不分貧賤,受到許多人的稱頌與愛戴,升天後更流傳許多有關祂顯靈醫治病患的神跡,成為閩南的醫藥之神。

保生大帝本名吳夲(音「滔」),字華基,號雲沖,北宋時期(公元979年)出生于福建同安縣白礁鄉。他自幼就聰敏過人,並且博覽群書,對醫藥更是鑽研甚精。父母早逝的他,少年時期就四處拜訪名師學醫,決心濟世救人。雲遊途中,曾遇高人傳道授術,讓他潛心修道,吃齋茹素,後來隱居在福建廈門的青礁,平日採藥煉丹,為人治病。由於醫術高明,而且仁愛為懷,不久便遠近馳名。

慈悲濟世的他,57歲在採藥時,不慎跌落山谷,從此升天被奉為神明,鄉民塑像建廟加以祭拜,尊稱為「醫靈真人」,繼續庇祐鄉民健康平安。爾後幾百年間,許多地方都不斷有大道公顯靈化身為神醫救人的傳說出現,歷代君王便一一賜號敕封,其中的「保生大帝」就是明仁宗(公元1409年)所加封。

話說當年明成祖的皇后患有乳疾,群醫束手無策之際,大道公便化身為一位道士前來看診。起先皇帝有意測試祂的醫術,便以「男女授受不親」為由,希望祂可藉由「懸絲診脈」的方式來探知病情。第一次在簾幕之後,絲線被綁在床架上求診,大道公以「無脈可問」識破,第二次的絲線被綁在一位妙齡宮女的手上,大道公又以「年輕無恙」一語道破詭計,終於換得皇帝的信服,並醫治好了皇后的乳疾。仁宗皇帝即位,對於這位曾經救了母后性命的神醫萬般感激,便敕封為「保生大帝」,並特賜龍袍、整建廟殿。

大道公不僅醫治凡人,傳說也曾治龍眼、醫虎喉。有一回祂外出採藥,途中遇上一隻老虎阻路,請求大道公為牠醫治喉嚨。原來是前一陣子,老虎吃了一位婦女,婦女的髮簪哽在老虎喉中,讓牠痛苦萬分。素有好生之德的大道公,不忍棄之不顧,便冒險從虎口中拔出髮簪,並施藥醫治。知恩圖報的老虎,不僅答應從此不再傷人,也因此隨身護駕於大道公左右,成為祂的座騎,所以保生大帝的身邊多了一隻老虎,牠就被奉為「黑虎將軍」,一般也以「虎爺」稱之。

大型的保生大帝宮廟,左右兩側還會見到36尊男女神像,祂們的由來和另一位同受民間景仰的神祇──玄天上帝有關。相傳這36尊神明原來是玄天上帝的部下,玄天上帝為了收伏龜精與蛇怪,便以這些部下作為「人質」,向保生大帝借用法力無邊的寶劍,豈知精怪被收伏後,玄天上帝擔心寶劍一旦歸還,這兩隻精怪又會造反,索性毀約霸佔寶劍。從此保生大帝身邊多了眾神像,也有了一個少了寶劍的空劍匣。

由人升格為神,又從神性轉化為人性的民間傳說,也在媽祖婆身上發酵。比大道公年長幾歲的媽祖婆,傳說曾經是大道公追求的對象(這是在二神都升天之後)。有回大道公大膽向媽祖婆吐露心中愛意,卻換來媽祖婆的一口回絕,愛恨交加的大道公,便決心戲弄媽祖婆。到了媽祖生日這一天(農曆3月23日),大道公故意施法下雨,使得盛裝打扮接受信眾慶生的媽祖婆臉上胭脂盡失,花容失色。不甘示弱的媽祖婆也在大道公生日這一天,施法興風,弄得大道公同樣灰頭土臉,狼狽不堪。

當每年農曆三月,大道公和媽祖婆這兩位神祇的生日之時,也是春天季節交替之際,颳風下雨在所難免,但民間的想像力卻在此充分發揮,為嚴肅的宗教信仰增添趣味與人性。



二、九庄輪奉的淡水大道公信仰

臺灣最早供奉的保生大帝,在明鄭時期(公元1661年)隨著國姓爺來台,陪伴閩南移民度過險惡的黑水溝,最後落腳於台南學甲的「慈濟宮」。每年農曆3月11日的登臺紀念日,總會有著名的「上白礁」廟會節慶,為的就是遙祭大陸白礁慈濟宮的祖神。

清嘉慶年間,距今約兩百年前,臺灣北部的同安移民在大龍峒建廟祭祀保生大帝,也就是今天的「保安宮」。當時由北部三堡每年輪流祭祀,流傳著一句:「一堡肉,二堡打,三堡笑哈哈。」的俗諺。「一堡」指的是土地富饒的淡水河右岸,從大龍峒到淡水河出海口等地;「二堡」包括當時較窮困的左岸一帶,也就是今天的泰山、三重、五股、八里等地區;「三堡」則指商賈雲集的大稻埕、萬華等地,自然就拜得熱鬧非凡、喜氣洋洋。

淡水一帶原屬保安宮的祭祀圈,隸屬於上述的「一堡」範圍,每三年參與一次盛會,但沒多久,就自成一個祭祀圈。據「淡水文化基金會」近年所訪查到的口述資料,淡水獨立成一個祭祀圈的原因眾說紛紜,但綜合來說是這樣的:某年「中田寮」地區有事故發生,村中的李姓大戶便開始拜香爐、塑佛身,向保生大帝祈求平安,往後幾年果然好運連連,便引起其他村莊爭相奉請祭拜,漸漸演變成八莊輪流祭祀的傳統。近幾十年因中田寮(忠寮里)從水梘頭(水源里)分出,才又形成今天九庄輪祀的局面。

祭祀圈範圍除了淡水本地的滬尾街、中田寮、水梘頭、草埔尾、灰窯子、圭柔山以外,也包括三芝的小基隆、北新莊、土地公埔,這九個區域大致以東、北、西、南的逆時針方向每年輪流祭祀;其中「北新莊」因介於水梘頭、草埔尾、土地公埔、小基隆之間,所以成為大道公過境最多的區域。

在演變的過程中,大道公神像從一尊漸漸變成五尊、六尊,近年更發展成九尊;這九尊神像形貌、大小不一,聽說靈驗程度也不盡相同。年代最久的「大帝」,是鄉民爭相奉請祭祀的首選,因為祂有求必應;而形貌最小的「三帝」,人氣也很旺,祂是一場火災下的倖存者,當時擲筊請示神明,後來決定以原先的神像去掉被燒焦的部份之後,重新雕刻而成。

淡水大道公祭祀的最大特色就是這九尊神明並無主廟,都是在每年農曆3月16日當天,由前兩年擲筊選出的「爐主」奉迎到家中祭祀,一直到來年大道公生日這天,也就是農曆3月15日,才在熱鬧的祝壽大典後圓滿達成任務。這一年之中,輪祀的庄頭便會依照鄰里的丁口數來劃分成22組,輪流在每月初二、十六的時候,將九尊大道公移駕到公祭地點舉行「犒軍」的小拜拜,平常則可以到爐主家奉迎其中一尊大道公回家祭拜,半個月之後再送回爐主家中,讓其它信眾也有機會將神明直接請回家庇祐,讓大道公信仰更加普遍深植人心。


三、站在北新莊的祭祀現場

一頭被養得肥滋滋的大豬公,四腳已無支撐身體的力氣,整個攤在臭氣沖天的豬圈裏,今天是牠終於得以解脫的日子。幾個壯漢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把牠從豬圈拖入鐵籠,然後架上這年唯一的磅秤,在一群公證人員的見證下,登記了重量之後,牠又被抬到飼主家的庭院中,磅秤也隨即被載往下一個飼養神豬的信徒家中。

秤過重的神豬接著被送上獻祭台,在飼主一番簡單的祭拜之後,幾個壯漢將大豬公按捺住,顧不得牠的悽厲哀號,屠夫一刀插進豬公咽喉,鮮紅色的血液立即注入盆中,隨著紅色液體的增加,哀號聲也跟著漸漸微弱,直到氣絕;接著就是除毛、剖腹、取出內臟,完成一場似乎不得不為之的獻祭手續。這年由於九條競賽的豬公共用一個磅秤,最後一隻豬公在晚間才結束生命,競賽結果是爐主家那頭近千斤的神豬拔得頭籌。
信眾為了傾全力幫大道公祝壽,不惜將養了一年的大豬公獻上供桌,在生日的前一天,有一場「磅豬」競賽,爭得首獎的神豬,將被粧點得金碧輝煌,用大卡車擺放在最接近神明的地方,而其它八條神豬則一字排開,放在會場的最末端,卻也同樣是五彩繽紛,與飼養者一起接受榮耀,他們藉由所飼養的大豬公表達了對大道公的虔誠與感謝。

祈福法會-也就是俗稱的「作醮」-從3月13日起連續舉行三天,九尊大道公都安坐在帳棚內的道壇上。據說每年法會開始的這天,總是風雨不斷,揭示著天兵神將的下凡,隔天便風平雨停,到了15日這天就會豔陽高照,如此神跡,屢試不爽,這年也一如以往。法會從早上十點開始,一直持續到下午四點才結束,莊嚴的誦經聲不絕於耳,與相鄰的大型電子花車舞孃淫穢語詞和在一起。

這六個鐘頭的時間裏,道場內不斷有信徒前來焚香跪拜,而道場前的幾條長型供桌上也紛紛擺起祭品,活的、死的、真的、假的、塑型的、原始的...全都是心意,內容可說是別出心裁、花樣百出,有些像是動物園的大集合,就連蜘蛛、蝗蟲也來湊熱鬧,真不知這又牽涉到什麼吉祥語?不僅道場前熱鬧繽紛,道場路口和附近馬路旁也都有信眾自行開卡車或在家門口擺起供桌,四肢被撐開的豬仔,一隻隻含著鳳梨、柑橘等吉祥物,有些豬頭下方還掛著全魚和插羽的雞、鵝,意思就和豬公額頭前必須留一道毛一樣,以示「完整」。

時間漸漸接近尾聲,祭品一件件消失在供桌上,神豬一隻隻被肢解,鑼鼓樂隊一隊隊被撤走,信眾的卡車一輛輛駛離會場,帳篷內的法會儀式也在「司公」撒下幾把錢幣、糖果之後結束,這些小祝禱品彷佛是給堅持到最後一秒鐘的信徒的獎賞,此時信徒已寥寥可數,大部分的人都已隨著電子花車的收場而離開了。

隔天的新舊爐主交接儀式一早就舉行,九尊大道公一尊尊過火被迎駕到神轎裏,大帝坐鎮在隊伍最末端。一切都安頓好之後,在經驗老道的「報馬仔」四處傳送神明過境的佳音引領下,百公尺長的隊伍一路浩浩蕩蕩地從北新莊移往草埔尾(蕃薯寮),各路神明也都前來陪行,鞭炮聲響徹雲霄;小型電子花車也來湊熱鬧,車上載歌載舞的火辣女郎唱著卡拉OK,與尾隨的鑼鼓樂隊在雨中互相較勁。

隊伍走向住戶稀落的山谷中,有些信徒早在家門口擺起供桌,等著焚香祭拜,途中另一群熱心的信眾也已在路旁準備好了「點心攤」,將熱食、糕點、飲料分送給迎神隊伍裏的工作人員,此時正好中午時分,饑腸轆轆的一行人滿懷感激地停下來飽食一頓再出發,風雨中更讓人充分體會到臺灣信眾的熱情。

隊伍終於趕在一點前抵達蕃薯寮的祭祀廣場,一尊尊神像下轎移交給游姓新爐主,祂們都暫時被安置在廣場旁邊的空屋裏,好方便前來祭拜的信眾。在各地角頭一個個舞龍弄獅、炮竹喧天的迎接之後,就等著兩點舉行的「落馬法會」了,此後又是新的一年,大道公繼續祂艱重的任務,庇祐草埔尾庄民全年平安康順。


四、傳統民間信仰的現代思維

九年一輪的淡水大道公信仰正揭示了生命的流轉,就如「淡水文化基金會」的謝德錫老師所言:「第一輪正值蒙昧的兒童,第二輪正值好奇的少年,第三輪正值踏入社會的青年,第四輪可能已為人父母,第五、六輪正值家庭中堅份子,其後便是經驗最為豐富的長者。」

昔日的農業社會,民間生活疾苦,人人縮衣節食,難得吃上大魚大肉,所以在廟會節慶的時候,為了表示對神明的敬意與感恩,戶戶無不卯足全力,殺豬宰雞、辦桌宴客,與鄉民分享喜慶。但是鄉民熱情之餘,往往忽略了謝天敬神的初衷,正所謂上天有好生之德,以神明之名所進行的不人道飼畜與殺生行為,是否應該鼓勵?更何況保生大帝生前是吃素的,這些大魚大肉看在祂老人家眼裏,情何以堪?

傳統文化的保存縱然值得現代年輕人的重視,但是許多不合情理的祭祀形式卻讓許多衛道人士望之卻步,加上工商業社會的腳步繁忙而沉重,年輕一代對於宗教的繁文縟節難以兼顧而加以排斥,幾乎要造成臺灣宗教文化的斷層。原本是民間習俗中對神靈感恩的美意,卻成了傳統的包袱、信仰的原罪。

為了酬謝神明所舉辦的戲棚演出,在過去單調的農村生活裡,注入了一劑活力,總是吸引全家扶老攜幼駐足戲棚下,聚精會神地引領觀賞臺上的忠孝節義故事;曾幾何時,傳統戲劇似乎已不再引起鄉民興趣,取而代之的是清涼帶勁的電子花車,以及鋼管脫衣舞孃的滿口淫穢,而台下依然是男女老少不分年齡的駐足圍觀,真不知這些場面該如何向下一代解釋,他們與旁邊莊嚴祭祀道場的關係?

有鑒於道德的式微與文化傳承的斷層現象,這兩年由淡水文史工作者──謝德錫老師帶頭領軍,一方面延續過去幾年來就一直在整理的八庄大道公文獻與口述資料,一方面在輪祀所屬的國小校園內推動「大道公Logo」設計競賽,藉由小朋友的直接參予來認識大道公慶典的意涵,將傳統的民間信仰導向正面的文化價值觀,希冀將來我們都能真正以臺灣傳統文化為傲。

2006這年,配合設計競賽的北新莊興華國小,同樣選出一名優勝作品,並與往年一樣做成紀念銅幣,配上一條紅絲線以成本價在現場販賣。除此之外,祭祀現場也擺放了一隻以糖果、巧克力拼貼而成的豬公向大道公祝壽,現場並有許多搜集不易的文宣資料發送及大型海報展示,加上一份「文化地圖大富翁」的創意遊戲,讓小朋友在玩樂中學習文化的精神。如此煞費苦心,全為了讓臺灣優質文化能繼續傳承,別讓新生代漸漸迷失在全球化的洪流之中。

【本文感謝謝德錫老師無私提供資料並指正。其餘資訊請參考
http://www.tamsui.org.tw/religion/logo.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