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若侵權必究!

2011年2月10日 星期四

春節順訪彰化海濱--談談八輕建廠



往年的春節假總是落落長,長到讓我覺得自己每天無所事事,不是窩在家裡當廢物,就是跟一群親戚吃吃喝喝,談些我避之唯恐不及的話題;今年明顯縮短的年假,轉眼間就回到常規的生活,真是讓我鬆了一口氣,而且還趁著到彰化與親戚團聚的日子,順道安排一趟大城、王功濱海行,讓我覺得今年春節總算沒有白白浪費。

雖然我是台北出生長大的小孩,但是父母皆來自彰化,這是一塊對我來說既熟悉又陌生的土地。小時候回彰化鹿港老家,印象中,每次要到天后宮,總要穿過一堆堆的蚵貝,大人總會囑咐著不要踩到、不要去碰,讓我對那些堆積如山的蚵貝,以及蚵貝旁正在挖蚵肉的戴斗笠女郎,總帶有一份好奇與敬意。而那一幕幕蚵貝與蚵女的畫面也常會到我夢中,至今有時我還會想不透我看到的究竟是實景還是夢境,因為幾年之後,那些蚵已經不知去向,以前常會飄來的帶著鹹味的海風,也一併消失無蹤。


小時候去過的鹿港海邊沙地,也曾經一望無垠,沙裡埋著一顆顆蛤蜊,我們踩著濕漉漉的沙地,低頭尋著黑沙裡的寶貝,每找到一顆總要興奮地炫耀一下,而那海邊的笑語,也已經飄得好遠好遠,跟著記憶中的鹿港老家一起埋葬在歲月中。如今的那片海邊沙地,記得十幾年前也曾經去過,那時「彰濱工業區」才剛成立,一大片的砂石荒蕪地上,遠遠佇立著幾棟水泥方塊建築,帶我去的叔叔用著極為濃重的海口腔說:「這沒什麼好看的,走吧!」當時我只知道童年的拾貝樂趣已不復存,而且海風夾著沙粒吹來,陣陣刺痛我的眼睛,我也想趕快離開那個地方。

這次請表姊開車載我去大城海濱,想親眼看看那片專業環保人士口中的「國際級」濕地,除了網路上看到的海鳥照片,是否也有童年記憶中埋著蛤貝的遼闊沙地。從小住在彰化的表姊沒聽過「大城濕地」,我們從台17線公路摸索著轉進臨海的小路,路邊盡是一方方池塘,池塘裡成群的鴨,正不知死活地擠成一團,讓我想起一年多前的毒鴨事件,這些無知的鴨群,是否將來也會有一天,喝進有毒的水、吸進有毒的空氣,然後再度成為一群「毒鴨」?


在抓不到方向的情況下,我們終於還是問了路人,從他們的裝扮看來,很明顯是這裡的養殖人家,本來有點擔心他們會不會也沒聽過「大城濕地」,幸好那個年輕人給了我們一個很明確的方向,我猜想他應該也是關心「八輕」建廠的當地人士之一吧。順著他說的那條海堤路開過去,看到他說的「海巡署」建築物,我們停下車來,剛好有另一輛箱型車也停在我們面前,不知他來幹嘛的,只是探出頭來看看,也沒下車就又走了。我們決定再往海邊開一點,因為濕地很大一片,而眼前有一堆廢棄物與爛泥巴,實在跟想像有段很大的距離。

我爬上長長的土堆,因為另外一邊就是濁水溪出海口濕地。放眼望去,濕地很不平整,不時有沙洲堆積,沙洲上有幾顆樹,大概是紅樹林吧?近處則有幾張綠色漁網呈V字型架在淺灘上,更近一點的土堤旁,還有一座用木板與塑膠版搭建的小漁寮,而這些景象全籠罩在一片灰濛濛的天空下,儘管這天的天氣極好,海邊的風也不大。我想起有一次曾在澎湖外海的船上,那天天氣也是非常好,澎湖這邊是一片蔚藍與清澈,遠遠看得到高雄的幾座高樓與煙囪,但是它們全籠罩在一片更灰、更厚的煙霧中,若不是親眼看見,住在都市裡的人絕不會想到自己竟是生活在一片塵煙中;台北盆地也是,若是搭飛機在上空觀望,也會有同樣的發現。


一個男人從漁寮裡走出來,我問他,石化廠要蓋在哪裡?他往北邊的海濱指了指,然後說:「以前我小時候,從我爸開始就在這裡捕鰻苗,那時候一天可以捉到好幾百尾,捉了之後賣到日本去養殖,鰻苗用人工繁殖是做不出來的。自從麥寮六輕建廠之後,我一天只捉不到幾條。鰻苗你看過嗎?我拿給你看!」說著就又走回漁寮,然後拿來一個小透明罐,裡面有兩三隻細細長長的透明小魚苗,我開始想像上百條鰻苗擠在一個小罐裡會是什麼樣子?

接著,捕鰻苗的男人又指向濁水溪對岸:「那裡就是雲林麥寮台塑六輕廠。」我只看到灰濛濛的一片,什麼廠房輪廓也沒瞧見。「為了反對國光石化廠蓋在這裡,我已經花了六十萬了。謝謝你們來關心。」每次有人要向我的積極關心公共事務而道謝時,我常常感到受之有愧,因為我不覺得我是為了他們而來的,而是為了自己生長的環境與世界。臨走前,他又跟我補上一句:「一定要反對,為了那『兩度C』。」我以為他只是為了自己的工作權,原來他想的跟我一樣多。剛才在路上,表姊才說:「很多人去抗爭,為的是爭取更多的補償金。」我不反對是有這種人存在,但不能一竿子打翻所有人,不然我們這些住在台北的人去抗爭又是為了什麼?吃飽撐著沒事幹嗎?


離開幾無人煙的大城濕地後,我們又到了王功漁港,熱鬧的街上有很多賣蚵、蚵仔煎、鹹酥蚵的招牌,旁邊有的還插著幾面黑白色的旗子,上面有骷髏頭,底下兩行大大的字:「八輕國光石化,危害生命財產」。我知道他們也曾北上抗爭過,因為八輕預定地就在王功漁港的西南側,石化廠一旦蓋下去,他們也是遭殃的第一線,就算領到工作補償金,那失去的健康又怎麼補?儘管國光石化公司信誓旦旦地說絕對符合環保標準,但民眾對政府的環境控管早就失去了信心,若真能做得好,何不先從已經運轉的工業區污染開始做起?如果大家親眼見到工業與環境可以兼顧,誰又會去阻擋可以賺得到、又不需付出健康代價的白花花鈔票?「為了反對而反對」的說法簡直莫名其妙!

或許有人會說,我們日常生活中的許多用品,都是來自石化業,所以既然用著那些東西,就不該有反對興建石化廠的理由。我想今天很多反對八輕建廠的人,並非衝著台灣發展石化業而來的,台灣的石化產品可以不必仰賴進口這是好事,如果我們可以做好環境控管,那就會更好,可惜不然!土地與環境一旦遭受污染與破壞,就跟人患了癌症一樣,治療必須付出慘痛代價,甚至健康一去不復返。在還沒學會駕馭惡魔之前,實在不該輕易與惡魔作交易!

再說,台灣石化產品的產量早就已經多到可以外銷,國光新建石化廠的主要目的也只是為了可以將產品外銷到中印等地,在他們的企畫書中就擺明「各股東公司為提昇公司競爭力」,完全是以一個「企業經營」的角度來思考新建廠房的理由。然而,為了賺取更多外匯,就要犧牲居民的健康與生活,甚至危害全台灣人的飲食安全,這難道是我們應該支持的事?至於他們所說的「促進就業機會、縮短城鄉差距」,就更是胡說八道了!

一位在新竹工業區工作的親戚說:「正因為我做的是高科技產業,知道這其中的毒害,所以我更加反對新建工業區。」過去的台灣,確實曾經因為仰賴這些化工等相關產業而經濟繁榮,但是我們所付出的環境代價卻也是不爭的事實,當世界先進國家已經開始意識到這一點,紛紛將高污染產業外移,或是發展更環保、更先進的工業時,台灣卻仍然以「世界工廠」自居,犧牲土地與居民的安全來換取更高的產能與財力,這難道是我們應該支持的事?以台灣人現在的知識水平與創造力,難道我們還非得發展高污染產業才得以生存?如果國光石化已經擁有他們所說的高環保技術,為什麼不先輔導那些已經創造出來的污染怪獸轉型?這不也是為各股東創造業績的一種方式?而政府對那些超級污染怪獸,是不是也應該拿出更強制、更有效的方法來要求他們改善環境、照顧員工健康?而不是永遠都是一種得過且過的態度,罔顧居民與員工的安全!


今年一月底的八輕第四次環評沒有過關,守在環保署外的環保人士個個雀躍又欣慰,但只要這個建案沒有撤銷,而政府又是抱持興建的態度,環評就可以第五次、第六次地審下去,甚至變相通過,到時不要說有人漠不關心的中華白海豚即將絕跡,單就台灣米倉、飯桌之一的彰化所提供的毒食物來說,誰可以保證絕不會讓我們吞下肚呢?


◎石化廠的危害殷鑑不遠,健康風險已無需辯解,影片請參見:

意外的十三億--台南中石化的代價(公視,我們的島),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zTytUeN0vI



◎興建新石化廠對台灣的遠景是什麼?文章請參見:

國光石化不能說的秘密--跨海的臍帶關係(作者:Mcnch),
http://blog.yam.com/munch/article/28330060



◎興建新石化廠到底需不需要?有何損失?文章請參見:

推銷國光石化犯大錯(作者:周桂田,台大國發所教授、生醫倫理中心召集人),
http://e-info.org.tw/node/60227



◎興建新石化廠的利弊得失,影片請參見:

當經濟遇上環保--高污染vs高價值(公視,有話好說),
http://talk.news.pts.org.tw/2010/07/vs.html



◎八輕預定地與中華白海豚的關連,影片請參見:

信託救溼地 全民2011再接力(Newtalk現場直擊),
http://zh-tw.justin.tv/mrnewtalk/b/278288573



◎「全民認股 守護白海豚」國民信託認股(環境信託),
http://et.e-info.org.tw/node/188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