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若侵權必究!

2011年2月2日 星期三

在印度撞上過新年--Diwali(下)

德里的「圖博(西藏)難民中心」就位在「喀什米爾門(Kashmere Gate)」捷運站附近,這裡有個很大的印度市集,一直延伸到舊德里火車站。我在這裡發現印度的年節氣氛,整條街都在賣著跟「Diwali」有關的物品:糕餅糖果、橘黃色金盞花、白色蠟燭、五顏六色的「春聯」、各式各樣的神像......等等。
「Diwali」一詞來自「deepa」與「avali」,前者是「燈」的意思,後者則是「行列」,所以也被稱為「deepavali」節,中文被翻譯成「排燈節」。這天的由來在印度各教派中有不同的說法,總之是一個慶祝五穀豐收、善行戰勝邪惡、光明擊退黑暗、知識打倒無知的節日,一連慶祝五天。祭祀的主神是「拉克希米(Lakshmi)」,祂是一位象徵財富的女神,是印度三大神祇之一「毗濕奴(Vishnu)」守護神的妻子,也是破壞與重生之神「濕婆(Shiva)」的女兒,跟印度最受歡迎的完美神祇──象神「甘尼夏(Ganesha)」是兄妹關係,所以這家人的神像在市集的攤販上隨處可見。


在這個充滿年節氣氛的印度市場裡,身為台灣人實在是感到既陌生又熟悉,台灣春節的吃甜點、貼春聯、拜財神、放煙火、穿新衣,此時全移植到幾千公里之外的印度來了,教我怎麼不興奮?有些店門口也已經掛上成串的橘黃色金盞花,攤販的平板手推車上也紛紛點起了成排的白色蠟燭,眼看著我就要觸碰到印度的新年了。

我又續往火車站逛了一圈,穿梭在一群趕著回鄉過年的印度人之間,還偷偷上了火車瞄了一眼自己一直無緣搭上的「A3級」車廂,裡頭幽暗、凌亂、喧鬧、悶臭的情況,讓我暗自慶幸「無緣得好!」。然而印度人大多友善地面對我的鏡頭,有人甚至還主動要我幫他們拍照,讓我在這個看起來像是上個世紀中的火車站裡玩得很開心;但顯然我是有點開心過了頭,突然發現我的飛機在4個小時之後即將起飛,我立刻趕往回難民中心的路上。


途中又遇到有人要我幫他拍照,我拒絕不了,只好隨便按了快門就走,自此開始低著頭走路,不敢對人多看一眼,更是把我的相機藏在懷裡不要被發現。沒想到路過一家藥鋪,裡頭正在進行「Diwali」的祭拜活動,我終於還是忍不住好奇,借道進去看個究竟,主人們也很樂意與我分享他們的活動與糕點,還在我眉心上點了象徵第三眼的「Tilaka」硃砂記,然後我既開心又著急地匆匆道別,趕緊在已然昏暗的天光下摸索著回難民中心的路。

比預定時間晚了半個鐘頭才回到難民中心,好心的管理員將我的行李從四樓的房間搬下來,他問我打算怎麼去機場,我說要坐捷運,雖然我來的時候是坐公車進德里的,但是我看到地圖上有條捷運線可以連接機場和德里市區,所以我想這應該是條既快速又經濟的路線,但事後發現我錯了!


當我在捷運車站排了半天隊伍,好不容易到了售票窗口時,售票員竟指著我的地圖說:「這條路線還沒有接通。你必須先到這裡,然後轉車到這裡,再搭計程車去機場。」我聽了當場楞住,既然是還沒接通的路線,為什麼你們印製的捷運地圖上已經有這條明確路線了呢?我懶得跟他爭辯,還是買了票到他說的那一站,因為這個轉車地點離機場已經很近,所以我想應該還是可行,只是會很趕。

上了車廂之後,我不安地拿出地圖再仔細研究一番,這條路線可是繞了一大圈呢!真的來得及嗎?正在猶豫不決時,一位好心又美麗的印度姑娘主動給了我意見,她認為我應該直接往下坐到一個不用轉車的車站下車,然後再搭計程車過去,這樣比較可能來得及,我決定接受她的意見,雖然估計得多花幾百塊錢,但現在已經不是計較車資的時候。她還告訴我,其實我上車的地方就有公車可以直接到機場,那時候如果搭乘的話,只要路上沒大問題(但這也是需要很大的運氣),時間應該夠用,聽到此話我也只能無奈又無言地望著她。

走出捷運站,我趕緊尋找計程車,沒想到這裡竟然冷清得很,一輛車也沒看到,想在路邊攔一輛,等了5分鐘還是沒有。最後有一輛嘟嘟車(三輪摩托車)要載我過去,我有點懷疑,因為我記得在機場好像沒看過有這種車,我再三確認之後,決定搭他的車,車資比那女孩說的計程車資還貴,但此時真的不是討價還價的時候了。我也不知時間過了多久,只覺得他的車就是不夠快,怎麼機場還這麼遠呢?

他終於停了車,但我見這裡不是機場,一種不安湧了上來,我想起一個多月前在德里經歷了一場又一場的印度人耍詐賺錢這等事,而這不安果然被驗證了!他的車無法直接開到機場,我必須在這裡下車轉搭停在一旁的機場公車,司機告訴我再等5分鐘就開車,我信以為真,結果等了15分鐘。好不容易到了機場,我的飛機櫃臺卻在5分鐘前關閉了,而印度的機場櫃臺在關閉之後,人去「臺」空,連想找個人求救都沒有。

最後有人告訴我要去問服務台,服務台小姐幫我打了電話問那家廉價航空的地勤人員,地勤員不聽我理由,只說:「關了就是關了!」便掛上我的電話,不再跟我囉唆。我問服務員是否可以退票,她說要等地勤員出來之後才問得到,而他們得等飛機起飛之後才會出來。我不是很懂這之間的邏輯,能不能退票不是打通電話就可以問到了嗎?等飛機起飛再問退票,那還退得了嗎?她要我先去旁邊坐下,等他們出來再叫我,還問我為什麼遲到,我很難解釋一路上所遇到的曲折,直截了當地跟她說:「因為Diwali!」她聳聳肩,似乎很能理解我的理由,我也只是笑一笑,然後坐到一旁去等。

原本是想,如果可以退票,我就明天再走,或是再晚個一、兩天也無所謂;但是如果不能退票,我還有下一段航程,錯過這一段,可別再錯過第二段,因為剛才查過別家航空公司,正好還有一班可以趕得上。但是我等了又等,她說的地勤人員一直沒出現,我去問了好幾次,她也開始不耐煩;這中間我也試著想在機場找個網路來查,但德里機場居然沒有公用網路!最後我發現不能再等了,於是打了一通「天價」的機場電話去問票務人員,知道無法退票之後,想去買下另一家航空公司的機票,結果他們的櫃臺竟然提早5分鐘關閉,我就又錯失了第二次機會。


此時已經接近午夜,若是平常的話,是我精神正好的時候;但是前一天在公車上已經沒睡好,這天在四處奔波之後也已經開始體力不支、頭昏眼花,我已經無法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辦,決定先在機場找個角落窩下來休息再說。找到遠處有一排沙發椅無人使用,另一邊又有人已經倒下,我也想如法炮製一番,併好椅子、翻出睡袋、收好行李、立刻躺平!也不知過了多久,我才剛要進入熟睡階段,就硬生生地被人搖醒了,睜眼一看,是那位服務台小姐,她正一臉無奈又無力地看著我。

我告訴她,我只想睡覺,已經沒力氣跟她說話了。她說為了安全理由,我沒搭上飛機,就是不能待在機場,要立即離開。我說現在已經是半夜,外面什麼也沒有,我離開的話才真會有安全問題,若出了事誰要負責,而且是你們一直要我等,才又錯過第二班飛機的,怎麼說我都不想離開機場,等天亮再說。她最後為她的錯誤判斷道歉,並使出哀兵姿態,說她只是一個雇員,一切依規定行事,叫我別為難她。我沒輒了,多說也沒用,只好收拾睡袋,故作離開狀。

她見我識相,告訴我收完之後去服務台找她,她會帶我出機場,不然我還無法離開。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什麼鬼規定?世界上有哪個國際機場也是這麼規定的嗎?怎麼我從來就沒遇到過呢?不過是找個地方睡一下,居然會有「安全問題」?我是來搭飛機沒趕上而已,又不是無緣無故跑來這裡放炸彈的!到底會有什麼安全問題?這樣的國家真是讓我受夠了!我會遲到還不是因為你們的爛地圖、爛司機、爛國民、爛政府....爛爛爛!此時的我簡直快到崩潰狀態了,我決定再去尋找其他航班,立刻飛離這個爛國家!

就這樣,在德里機場折騰了5個小時之後,我終於買到了一張飛上海的機票,即將離開這個已經讓我恨之入骨的國家!而當我還在等售票員處理票務時,那位服務台小姐又發現了我,驚訝地問我:「你要去上海?」「有何不可?我既有簽證、又有人民幣,為何不能去?」我有點得意地回答她。只見她使了一個白眼、嘆了一口氣,摸摸鼻子走人;而我,也終於鬆了一口氣,不必再被他們追緝、再被趕離機場,直接奔向離境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