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若侵權必究!

2013年7月21日 星期日

大埔事件尚未結束,記錄718在凱道


原本,這天背著簡單行囊要去大埔秀春家住幾天的,一方面陪陪秀春,一方面要採訪灣寶有機社區,昨晚已經跟洪箱(的女兒)約好了。

早上,突然想起電腦有個資料應該帶走,臨時開機上了網,沒想到看到緊急消息,劉廝趁著颱風天、趁著大家要上凱道的時間,找來大批警力包圍大埔。

我轉貼了訊息後就急忙趕去凱道,看到幾個人還待在警力包圍的地方,有人拉著抗議布條,有人紅著眼睛,也有人正在笑鬧著。問了一下情況,有人告訴我,幾個自救會代表正在裡面跟馬寇談話。(後來證明是誤傳,因為馬寇根本不在裡面,大門還是緊閉的!)

11點半,忽然聽到救護車的聲音,有人大喊,秀春昏倒了。我遠遠看不到前面的動靜,繞過警線走到總統府前,看到培慧老師正準備被抬上警備車,底下還有一群民眾,以及更多的員警。

總統府前的「驅離行動」持續進行,一個拿著麥克風的匪頭不停地下達命令,彷彿他是整場的主角,大家隨著他轉。終於,兩輛警備車先後載聲援民眾離開,匪頭像是表演完畢似地說:好了,等一下招開記者會。

來了一個戴帽子的,中正第一分局副分局長,旁邊的狗腿不斷提醒記者:「好了沒?對焦對好啊!」然後副分局長劈頭就說:「今天農陣、自救會等大約100人,要來總統府陳情,但是一來就在凱道癱瘓交通,並在總統府前佔據道路,涉嫌違反集會遊行法以及公共安全.....」此時有民眾大喊:「警察騙人!」「違憲拆屋!」沒想到竟引來警力,把人給抬上警車,說什麼特殊條例第幾條。又有個民眾喊了一句話,又被帶走,喊一個、帶走一個,我都快哭了,沒想到這些統治者居然如此畏懼人民,連手無寸鐵、只是喊個話,都可以讓他們如此畏懼。


我悲憤地離開現場,問了玉紅,才知她正陪著秀春在醫院,我原以為他們會守在大埔的家,但他們還是到台北來了。秀春說:我離開時,心裡想著這會不會是我看我家的最後一眼?可是我還沒有把每一個地方都再看過一遍。此時的她,還被大家隱瞞著,她家在上午已經被拆了。

我極力安慰她:你在那邊住了這麼多年,每一個角落都已經在你的腦海中,不會忘記的。家就算毀了,還可以重建,大家會幫你,但重要的是身體要顧好,精神要調養好,只要人還在,家就一定會在。

她點點頭,然後說:就算被拆得只剩0.3坪,我也還是要繼續守下去,我要讓這個政府知道,屬於人民的東西,不可以這麼輕易被剝奪;也要讓人民知道,為了公義,一定要站出來,不可以讓政府這樣欺負我們。我聽得快哭了,她的勇敢著實讓我敬佩,卻也讓我心疼,她不過是個平實善良的家庭主婦,卻要背負這麼大的責任。我謝謝她,是她的勇敢與堅毅,讓大家更看清這個政府的豺狼性格。


我又說:對啊,0.3坪,只要有一面牆,我們就可以弄個路邊攤藥房,做一面櫥櫃,弄個雨披、鐵門,白天鐵門一拉、椅子一擺,就可以開始做生意,下班就把鐵門鎖一鎖,這樣很像巴黎的路邊書攤耶,會成為台灣奇蹟喔。她聽了忍不住笑,有些興奮地說:對啊,我就是這個意思,你太知道我了。我們一起笑,我就是希望她笑,邊笑邊跟政府繼續對抗,這樣才有更多力量可以支撐下去。

最後,在精神科醫師的建議下,我們決定還是要告訴她真相,不要讓她自己突然發現,這樣她可能打擊更大;而且我聽到她所說的這些話,我相信她比我們想像中還要堅強勇敢;再說,她出門時看到警方如此大陣仗,她心裡也早有數了,只是不知早晚而已。

知道自己的家已經被拆,知道此時一群人正在守護著他們家,秀春很平靜地說:「我要回家,我要跟大家在一起。」這夜,以及之後的每一天,大家都會在大埔守著那六坪的方寸之地,地方雖小,但大家的決心都很大!



718當天影音(中英文):http://youtu.be/oh-vKBM_VW4

影片內容:
718 大埔在凱道,一場民主荒謬劇
An absurd drama of democracy in Taiwan

一場發生在號稱「民主台灣」總統府前的「民主」荒謬劇
2013年7月18日,台灣人權的黑暗日,豺狼惡魔的得逞日!
An Absurd Drama of Democracy in front of Taiwan's Presidential Office.
On July 18, 2013, the people have lost their civil rights, and the corrupt officers have gained their power.

發生在2010年6月的苗栗「大埔徵收事件」,當時在社會輿論壓力下,時任行政院長的吳敦義,曾對大埔抗爭戶進行「劃地還農」、「原屋保留」的指示,並宣稱「已圓滿解決」。
The Dapu Imposition Incident was occurred in Miaoli County in June 2010. Under the public pressure, the Vice President Wu Den-yi, who was the Prime Minister at that time, promise to preserve the houses and to return the farmlands to the Dapu residents. He declared the incident was thoroughly resolved.

然而直至今日,仍有四戶尚未獲得保留,正向法院提起訴訟,但在法院尚未審理完此案,徵收合法性尚未判決下來時,苗栗縣政府竟在2013年7月18日這天對四戶進行拆除,此舉引發民眾強烈不滿!
But until now, there are still four houses has not yet been retained. The protesters are in the litigation process with the government in court. While the court is still in the process of hearing, and the legitimacy of imposition is not granted, the Miaoli County goes ahead and demolishes the four houses on July 18, 2013. The protesters and supporters are extremely upset at the arrogance of Miaoli County.


我們的政府連手無寸鐵的人民講一句話都如此畏懼!
Our Government is so afraid of people who just speak without defenseless.

人民如果繼續沉默,公義社會將永遠不會到來。持續奮鬥直到還權於民!
This is Taiwan. We will remember this day and keep fighting.

(感謝網友Chunghao Kuo幫忙修正英文翻譯~)



後續狀況:

7.18 晚上大家在已被拆的張藥房基地上搭棚守夜,秀春在10點也回到「家」。

7.19 民眾持續在全台各地起義,向肇事者示威抗議。
張藥房的家當被棄置在廢土瓦礫中,並遭爛泥覆蓋,大家協助清理物資。
下午警方驅離聲援民眾,並在基地上迅速鋪上柏油,晚上更以大批警力戒護,劃上斑馬線。

7.20 大家繼續守護張藥房的0.3坪,並繼續清理物資。
晚上在張藥房原址畫出幾項物品原來的擺設,並描繪出「守護大埔,重建家園」圖樣,以示重建家園的決心。(見下圖)

7.21 警方企圖再次驅離,因找出0.3坪的測量圖出示警方,使警方不敢再刁難,聲援者繼續守護。也持續清理出張藥房物資,但損失慘重。



以下轉貼自「聲援!!竹南大埔農民」
大埔需要人手,以協助將物品從泥濘中搶救出來。我們需要的有:

1. 能夠錄影或拍照,協助物品的記錄。
2. 手巧心細,協助挖掘物品。
3. 若自認以上兩種工作都無法勝任,大埔仍然很需要你!你可以幫忙守護照顧其他志工、陪伴張家,隨時注意這些物品有無被再次淹滅的危險。

說故事,就是革命。人們藉由說故事將經驗留存、公開或私下地將這些美好或惡,極權或公義不停地傳遞下去。我們現在需要人力,一起來做說故事的人。

若能夠到現場協助,請聯絡陳先生:0972-207-522
感謝!加油!

此圖拍攝者:佩均,感謝她的授權使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