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若侵權必究!

2013年8月27日 星期二

828 藝文界發聲「勿讓大橋斷夕陽」記者會


藝文界發聲「勿讓大橋斷夕陽」記者會
「淡水河口兩岸與夕照」應立即指定為文化資產

時間:2013/8/28(星期三)上午十點
地點:立法院中興大樓103貴賓室

流程:先以一首淡水詩人--隱匿--的詩與藝文界發聲作為開場
出席聲援的藝文人士:鴻鴻(知名詩人)、曾道雄(台灣歌劇之父)、莊華堂(歷史小說家)、謝東寧(劇場舞蹈導演)、楊俊(淡水藝術家)......等等

主辦單位:反淡橋護夕陽陣線、愛淡水陣線
協辦單位:田秋菫委員辦公室、鄭麗君委員辦公室、林淑芬委員辦公室

列席人員:田秋菫委員、鄭麗君委員
鴻鴻(藝文界代表)、趙家麟(中原大學景觀學系教授)、劉欣蓉(淡大建築系教授)
文化部文資局副局長粘振裕、新北市文化局文資科長曾繼田、新北市城鄉局

新聞聯絡人:施云 seeingimage@gmail.com


新聞稿內容:

「淡水夕照」是自古以來有名的台灣景色,多少文人雅士以她為創作靈感,寫下不朽的篇章;今天的觀光客也大多為她而來,是許多人珍貴的記憶,更是淡水人引以為傲的天然景致、人文資產。不幸的是,新北市政府計畫在淡水河口跨下一座阻斷夕陽的「147億大橋」,不僅浪費公帑,更將嚴重破壞這重要的文化資產,勢必成為千古罪人!

依「文化資產保存法施行細則第四條」之內容:「本法第三條第三款所定文化景觀,包括神話傳說之場所、歷史文化路徑、宗教景觀、歷史名園、歷史事件場所、農林漁牧景觀、工業地景、交通地景、水利設施、軍事設施及其他人類與自然互動而形成之景觀。 」其中「神話傳說之場所、歷史文化路徑、歷史事件場所」與「人類與自然互動而形成之景觀」皆為「淡水河口與夕照」所具備之要素。分述如下:

一、神話傳說之場所、歷史事件場所:台灣重要的戰役「清法戰爭」,其主戰場就是在淡水河口,曾投下巨石阻擋法軍入侵,是重要的古戰場;並傳說清水祖師爺、媽祖等神明曾經顯靈助清兵打敗法軍,故淡水河口具有重要的歷史與神話背景地位。

二、歷史文化路徑:清朝漢人移民北台灣,水路之一就是經淡水河口入河登岸,1858年在「英法聯軍」之後簽下「天津條約」,淡水更正式成為國際港埠,曾經多少戎克船、西洋艦等大小船隻往來穿梭於淡水河口,清官沈葆禎曾形容「年年夾板帆檣林立,洋樓客棧闤闠喧囂」,可見當時之繁榮與重要。而台灣重要的外籍傳教士--馬偕博士也在1872年自淡水河口進入淡水並登岸,從此為台灣奉獻30年,是淡水及台灣重要的歷史人物,並留下不少珍貴文化資產。

三、其他人類與自然互動而形成之景觀:清朝文獻中記載「戌台夕照」,即指從淡水埔頂紅毛城所見之夕照景觀;日治時期昭和二年(1927年) 8月,台灣日日新報透過民眾投票方式選出「台灣八景十二勝」,其中一景即為「淡水夕照」;民國55年淡水鎮公所所撰「淡水八景」之一為「海口嚥日」;早期多位台灣美術巨擘常以「淡水夕照」或「淡水河口」為創作背景,例如陳澄波、洪瑞麟、倪蔣懷、廖繼春、張萬傳等人;知名音樂人葉俊麟也寫下曾經膾炙人口的「淡水暮色」一曲;今天眾多遊客來到淡水就是為了等待淡水夕陽。淡水夕照自古至今都有眾多文人騷客為她吟詞作畫,其地位與重要性早已不言自明!

四、具有罕見性:「淡水夕陽」因為淡水河口兩岸所夾峙之風景,以及四季所呈現之落日變化而有別於「一般夕陽」。尤其右岸淡水豐富之人文資產,紅毛城一帶更是文化部指定的「世界遺產潛力點」之一,讓「淡水夕照」更具人文特色。


然而,民間多次向新北市文化局提報作為「文化景觀」,卻總被回覆:「依文化資產保存法施行細則第4條規定,文化景觀係為人與自然互動而形成之景觀,而『淡水夕照』係自然形成,並非文化景觀之範疇。」文化局長林寬裕也在與民眾會面時以世界文化遺產的定義說:文化景觀要人與自然「combine」在一起,也就是人要固定在自然景觀裡才能叫做「文化景觀」;而文資科長也口頭說明:「需有人為建築或遺跡才是文化景觀。」這些說法更是自行衍生之定義,完全找不到任何法條依據。

而依據文資法第101條:「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依本法應作為而不作為,致危害文化資產保存時,得由行政院、中央主管機關命其於一定期限內為之;屆期仍不作為者,得代行處理。但情況急迫時,得逕予代行處理。」然而,曾向文化部要求指定,卻被回覆:「依據文化資產保存法第54條規定,文化景觀由直轄市、縣 (市) 主管機關審查登錄後,辦理公告,並報中央主管機關備查。爰本案文化景觀之登錄,係屬新北市政府權責。」明顯是推諉塞責。

淡江大橋建案在即,將淡水河口兩岸與夕照指定為文化資產已是刻不容緩,(1)中央應該積極介入,並修好文資法,讓「文化景觀」不只是「列冊追蹤、登錄」,而是應該獲得實質保障。(2)也請文化局確實善盡職責,立即對「淡水河口兩岸與夕照」進行文資審議,如再有搪塞之詞,文化部應該立即介入,直接指定。(3)城鄉局等相關單位也應該針對文化資產之指定,重擬都市計畫,取消淡江大橋建案,共同維護台灣重要文化資產而努力。

依據交通部公路總局的環差會議報告,興建淡江大橋僅做1102份問卷,作為「民意」的公信力讓人質疑!今天學術界、藝文界以及社會大眾,有將近2000名連署,大家共同聲明拒蓋淡江大橋、守護淡水夕陽。(4)請相關單位在地方招開聽證會,邀請各專家學者、民間團體參與,對於興建大橋之必要性以及淡水河口兩岸與夕照之保護,應充分與民間溝通,讓淡水、八里等地區朝向一個良性的城市發展!


【附】網路「莫讓淡水夕照成絕響,淡江大橋蓋不得!」連署
連署網站:http://campaign.tw-npo.org/sign.php?id=2013042609163500

連署訴求:
1. 立即將「淡水河口與夕照」指定為「文化景觀」,規範淡水河口兩岸之景觀限制。
2. 立即撤銷「淡江大橋」建案,並做好淡水河口之環境生態與人文考古之調查與保護。

連署人:李敏勇、曾道雄、史明、鴻鴻、許景淳、陳明章、朱約信、羅思容、林生祥、胡德夫、巴奈、隱匿、謝韻雅、莊華堂、王育麟、胡永芬、張勝雄、黃瑞茂、喻肇青、畢恆達、柯一正、吳乙峰、吳朋奉、張鐵志、張娟芬、釋昭慧、徐世榮、王昭華、曹文傑、翁嘉銘、應蔚民、陳文彬、鍾喬、王榮裕、吳忠良、謝東寧、賴謙德、鄭志忠、姚瑞中、吳介祥、馮喬蘭、葉智魁、林碩彥、林崇熙、林曉薇、趙家麟......等等+黎屋夥房文化工作室、歪藝術、大猩猩綠色游擊隊、哇哇劇場、大紅桔文創國際、壞鞋子舞蹈劇場、TAL演劇實驗室、八拾捌茶、銀河生態保育社、差事劇團、山狗大樂團、台灣月琴民謠協會、淡水男孩、淡水藝術造村發展協會、台灣獅頭旺民俗技藝發展協會、精靈幻舞舞團、社團法人中華基督教讚美宣教協會、台灣在地文化交流協會、回看工作室、桃園在地聯盟、北美臺灣客家公共事務協會、中華民國自由通訊傳播協會 、嘉義之音廣播電台、淡水史田野工作室、台灣母語聯盟、台灣小留學生家長協進會、風雲網路電視台、台北水噹噹姊妹聯盟、新店碧潭護橋護樹志工隊、三芝文化基金會、臺灣人民監督法院協會、瘋戲樂工作室、綠色公民行動聯盟、OURs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台中市龍井青年商會、台灣國際職業婦女協會、台灣e新聞、台灣醫社、淡水文化基金會、永樂座書店、淡江大學五虎崗社、陳明章音樂工作有限公司 、有河book、大龍峒文化工作室、文化元年基金會籌備處、盜火劇團、黑眼睛文化、好楓戶、台灣說唱藝術工作室、淨竹文教基金會、虹燁工作室、思影像工作室....等等團體約2000筆


藝文界發聲:

◎曾道雄(知名歌劇家):淡水的夕陽美景,是照映在我們台灣世世代代子民心坎上的共同記憶,這就是文化。不論政府、財團、個人、或宗教團體,即使富可敵國,也沒權利破壞台灣世代子民共享的土地與美景。

◎鴻鴻(知名詩人、導演):國家財政困窘,文化與教育的基礎建設,處處捉襟見肘。此刻還要耗費鉅資興建橫斷視野的大橋,予民間政府不斷在浪費的惡劣印象,宜懸崖勒馬。以後不但這筆債要子孫償還,喪失的美景和生態,也是我們再也無法還原的。

◎許景淳(知名歌手):大自然給我們的是便捷的橋取代不了的。破壞容易,後悔時卻恢復不了了。我們太貪心了,貪圖方便圖更繁華,失去的是一刀刀切斷我們與大自然的臍帶。地球人小心謹慎啊!人類終將後悔莫及。

◎陳明章(音樂創作人):淡水暮色幾乎留存在每一世代人的心底。加蓋了一座橋,劃破天際,阻擋獨一無二的景色。夕陽,沒了,去淡水還能留戀什麼?我反對!

◎巴奈 (知名歌手):我們只是土地上經過的人,我們都會死亡,而我們留給孩子的也將留給他們的孩子。大家一起加油,留給孩子們有希望的未來!

◎陳文彬(知名導演、演員):近年淡水交通越來越亂,房價越來越貴,景觀被水泥破壞得越來越醜。以往我常獨自到淡水等待夕陽,這是上帝恩賜給台灣人的禮物,誰都沒有權利破壞美的事物。請別扼殺美景,停止淡江大橋興建,為淡水保留最後夕陽美景吧!

◎王育麟(知名導演):核四,國光石化,中科水資源,苗栗大埔,台東美麗灣,士林王家,江翠國中砍樹,淡水大橋等等等等罄竹難書,幾乎沒完沒了的竭澤而漁或便宜行事,在在都證明這個政府的邪惡與短視,這些大大小小的工程背後代表的意義,我再蠢也都可以猜想的出來啊。天佑台灣!

◎朱約信(音樂創作人):〈獻給母親河〉獻給母性的關懷 獻給母性的光芒。一路走來 始終堅持 堅持土地的呼吸。堅持泥土的芬芳 一路走來 始終如一。反對破壞自然 反對破壞恬淡。恬淡的淡水 水筆仔的故鄉。鄉土般的氣息 息息相關的生命。命定的歌 歌我土地

◎羅思容(音樂創作人):每個城市都跟隨一條母親之河生發,而這條河也承載著歷史的歡愉與憂傷;城市的永恆之光在哪?城市的永恆之愛在哪?城市的過去是什麼?城市的未來是什麼?讓河流與土地告訴我們,請孩子告訴我們︰要如何栽植夢之花!要如何救贖憂傷的靈魂!

◎翁嘉銘(知名樂評人):優美的景色讓人流連,是因為展現了自然的魅力,然而政府為了觀光與交通建設,卻破壞大自然的美景,這叫斷根取葉且失花,淡水就是如此。「淡水暮色」之迷人,只剩歌和傳說,誰願意呢?

◎吳朋奉(知名演員):我們的政府施政,都不是站在人民的立場或感情上去設想,都不是跟人民溝通,都只跟財團、利益團體溝通,作為粗暴而不文明 ! 政府的價值觀必須改變啊!否則很多建設就只是醜陋無比、妨礙觀瞻的災難啊!

◎鍾喬(差事劇團團長):現代化是全球都市的競比想像;在這個想像之下,我們正快速流失記憶中美好的地景。淡江大橋的興建,是城市發展中的另一個矛盾情境:既要保持世界遺產的珍貴,又要興建破壞原自然景觀的淡江大橋。是另一項以經濟產值凌越文化價值的不當施政。

◎謝韻雅(聲動樂團主唱):如果台灣政府無法讓我們信服這座橋是否會變成政治選票、工程舞弊、生態殺手,那請暫停!不要浪費民膏民脂再製造一個問題!我們不希望台灣只是追求科技、便利、富祿,而失去大自然、失去文化美感、失去尊重的價值。

◎胡永芬(資深策展人):台灣前輩藝術家們最常寫生、描繪的風景就是淡水、淡水河口,最常取景的角度就是從市鎮街區眺視水岸河口與天際線相連,例如:陳澄波、廖繼春。淡水河口是前輩藝術家們共同珍愛的繆思情人,是留給後輩無可替代的文化珍寶,不能容許在我們手中遮蔽了夕陽、割裂了天際線。

◎莊華堂(台灣史小說家):任憑他固執的拘守著傳統,卻無力阻止八里坌一年又一年的變化,許多現象都叫他憂心忡忡。眼看著花鹿消失、野獸遁跡,連他們巴賽人、凱達格蘭人也越來越少了。這是我『台北四部曲-水鄉』300年前平埔人的憂心,現在我們憂心──碧水上的惡橋切斷我思念的海洋……

◎廖瞇(詩人):〈橋〉那座大橋建起來以後 夕陽會被切成兩半 海跟天 也將不再相連 我以為橋 是用來連接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