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作者皆為「施云/Sophie Seeing」,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以,謝謝!

2018年8月2日 星期四

粗暴的徵收手法是政府的「苦民所苦」?


民進黨在執政之前,蔡英文講了很多漂亮的話,原以為她上台後,大家會有一位「苦民所苦」的好總統讓我們平民百姓有好日子過,至少國民黨時期就已遍地發起的徵收抗爭案件會減少許多,結果執政兩年多下來,她似乎已經忘了初衷?

五、六年前,筆者因為拍攝紀錄片「八里浮生錄」之故,曾接觸過不少土地徵收的抗爭戶,了解許多政府徵收人民財產的手法,和他們參與抗爭的原因;後來得知淡海二期新市鎮計畫即將展開,便與當地人士策劃了一場民辦說明會,邀請多位專家學者把政府不會告訴徵收戶的事向200多位前來與會的地主一次說明白。接著,這些反對徵收的地主們「在還沒收到徵收通知單前(這是關鍵)」就成立了自救會,讓淡海二期開發案在環評階段就進入難度高出許多的二階審議,雖然未來如何尚不得而知,至少暫緩了另一場可能發生的環境與人權浩劫。





通常政府的開發案最容易遇到的徵收爭議,大概就分兩種,一種是人口密集區的交通等公共建設,一種是農地要開發成新市鎮或新廠區;其他抗爭案件若無關乎徵收人民財產的話,大概就屬環境或文資被破壞的問題,例如淡江大橋之於淡水夕照、天然氣接收站之於桃園藻礁等等。政府徵收人民財產除了會導致人權與財產權遭受威脅的問題之外,有時也會伴隨著文資與環境被破壞的問題;所以當外界聽到哪裡又發生徵收案時,通常如果牽涉到文資與環境被破壞的狀況就會更加留意,但這並不表示人民的財產與居住權受到威脅是可以被漠視的。

當政府打著開發大旗準備徵收人民財產時,除了評估「公益性」與「必要性」之外,不知是否也曾貼心地想過,他們要徵收的可能是人民僅存的財產或賴以為生的工具?也就是人民的「命」,或者可能是很多老人家在乎的「根」,這不僅僅只是「市場價格」這麼簡單而已;更何況要他人為公共利益而犧牲,難道不必用謙卑的態度嗎?或許,政府如果願意給予足夠的賠償金,在人民因為徵收而必須遷移時,能讓他清楚知道徵收後還可以去哪裡落腳,是不是還可以繼續在熟悉的生活圈安身立命,甚至在精神上獲得補償,相信會減少一大半的徵收抗爭;但請問,在政府的「徵收成本」裡有考量得這麼仔細嗎?在政府的徵收計劃書裡面寫的是:一共徵收了多少土地,給人民多少賠償,開發之後獲得多少錢,加加減減之後為國庫賺進多少億。

政府這麼喜歡搞開發計畫,無非就是因為一方面可以為政治人物立碑,一方面可以為國庫進帳,一方面又有選民喜歡看到硬體建設,認為這就是「發展」,不是嗎?所以當建設計劃必須徵收到自己的財產時,如果是已經廢耕的土地,大地主大多樂於被徵收後拿到配還的建地,投資客也是為此而來;如果是還在耕作的農地,很多老農不喜歡改變務農的習慣,一次、兩次的小面積徵收,剛開始或許還可以說服自己這是為了地方發展,但農地越來越小之後,還要整片被徵收走,就算再怎麼具有公共利益、再怎麼為了地方發展,他都可能因此抑鬱,這種心情不知蔡政府的「苦民所苦」可以體會嗎?

或是他住了一輩子的房子,在別人眼中可能是破破爛爛,但對他來說這就是他的根,他賴以為生之所在,是他掙了一輩子錢所換來的與家人的避風港;如今政府為了所謂的地方發展,就要求人民拔掉自己的根,對年輕人來說,或許給他一筆可以另起爐灶的錢就足以解決彼此問題,但對老人家來說,需要付出多大的安撫才足以說服他心甘情願地離開,但這麼細緻的思維,請問有哪個官員想過嗎?還是認為一切以開發為大,給人民一筆錢,他就應該立即讓出,成全地方發展,也不管人家本來住得好好的,不管給的錢夠不夠讓他在同區買一樣大的房子,或是同區如果買不到那他要搬去哪裡?以前一棟透天厝可以三五代同堂,現在一個家被政府硬生生拆成兩三個地方住,賠償金不夠的話還得自己去住老婆娘家,等等各種狀況都是真實發生,而這些僅僅是人民「安居」的事,不知蔡政府的「苦民所苦」有感受到嗎?

最近屏東後火車站的拆遷事件鬧得沸沸揚揚,我沒有到實地去了解,所以是否有必要性,我不予置評,但是看到被徵收的居民在官員或其他人面前一副茫然的模樣,就又讓我想到以前接觸過的被徵收戶,他們的很多狀態是一樣的,面對突然的巨變,不知下一步該怎麼走。政府給的賠償金夠不夠我再買房子?我離開這裡之後要去哪裡?這是我住了一輩子的地方為什麼要我走?我做錯了什麼嗎?我如果不走是不是就是在妨礙地方發展?新的地方我可以適應嗎?政府說:我沒有強拆你的房子,我要等你簽同意書才會拆。但是,政府啊!沒看到你們那天的機具與大陣仗已經嚇到這些早已不知所措的居民了嗎?你們到底是「苦民所苦」的政府,還是跟以前無異的土匪政府啊?

還有台南地鐵案,雖然我不知那位阿嬤是怎麼了,但一棟大樓被這樣切、那樣切之後還能安心居住嗎?蔡總統或賴院長,請問你們自己會住那樣的房子嗎?你們或許有很多選擇,所以一定不會住在一棟被切二分之一、三分之一的房子裡,但是大多數人民只有一間房子,被你們拆了、徵收了,請問他們要去哪裡?你們的「苦民所苦」又在哪裡?



最後,想請大家看一段當年我為「淡海二期」被徵收居民所拍的短片:「我的一生都在這裡」,或許聽完他們的心聲,大家更能理解這些老人家為何不願搬遷,甚至被迫搬遷後的抑鬱心情。我想,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官員應該大部分都不是什麼大壞蛋,他們只是需要他人提醒,若人人能互相了解,彼此體諒,不要互相傷害,我想這世界應該會更美好。

【本文2018/07/28 刊登於蘋果論壇
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80728/140003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