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若侵權必究!

2009年7月5日 星期日

回望北台灣~碧海、藍天、金沙、綠野、彩石


如果小時候的印象不算,如果許久以前幾乎已經模糊的足跡也不算,東北角我算是第一次造訪,最起碼是第一次深深造訪。至於海洋音樂祭,那更是生平第一次,以年齡、以喜好來說,這不是我的調性,在此我必須承認;但是,我很高興有這機會見識到台灣人奔放、激情的一面,以及認識這個北台灣最美的角落!



三天的海洋音樂祭,洶湧如海浪的人潮淹沒了福隆車站與沙灘,人在其中,不得不跟著隨波逐流,也不由自主地隨著音符拍打節奏,更經常冷不防地吸聞著人群身上的啤酒味、汗水味,在五光十色的舞台燈光下,穿梭於台前躺臥在沙灘上的人群間,腳步婆娑迂迴,搖滾樂音充耳,在「四海一家」的感染力下,一群外勞也在台下踩步點頭、彈指搖臀,在這裡,所有人平常緊繃的神經都頓時得到解放。

人潮退了,海邊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車站又出現了熟悉的叫賣聲,兜售便當的阿伯、阿嬸與火車搶時間,為擠在車門邊的乘客以飛快的速度提供熱呼呼的月台便當,這樣真實的畫面,在三天的海洋音樂祭中是看不到的,就如同福隆沙灘的靜謐,也只有在平時才得以發現,而其他台灣東北角地區的美,也是必須用時間來體驗、來感受的。

這次來到東北角,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走過世界許多國家、看過許多美景,這才發現,原來最美的角落就在自己家鄉。如果你願意用一天的時間待在鼻頭角的高處,你將有可能在破曉時分看到東方的海上日出,轉頭又在黑夜將臨前看到西邊的海上日落,全世界有多少地方可以有這樣的幸運,而自己竟是可以有如此的幸福!


在福隆沙灘,金黃色的細沙,質感不亞於澎湖;到了鼻頭,灣岬的壯觀、漁港的豔麗,讓人以為置身在地中海;登上桃源谷,旖旎的草原風光、層疊的遠山景致,更有甚於雲南壩子;望向龜山島,藍色太平洋上的虛無縹緲,就像大西洋上的漂浮聖島;以及南雅海岸瑰麗的奇岩、龍洞灣岬匍匐的海蝕岩、萊萊岸邊延展的海蝕平台......,都讓人感謝自己生長在這個美麗的島嶼。原來,台灣的美,不是只有太魯閣、不是只有阿里山、更不是只有墾丁!

台灣東北角地區,有山、有海、有沙灘、有奇岩、有自然、有人文,如果你有機會遇到一位坐在樹下乘涼的博學阿公,聽他細細講古,述說那個阿公的阿爸時代的故事,從清朝、到日本時代、再到國民政府時期,你會發現,原來歷史不是課本裡的知識,它是活生生的先民事蹟,是老人家生命裡的印記。鐵道、燈塔、漁港、石頭屋、七星堆......,這裡顯然潛藏著太多太多故事了。一條古道,可以聯絡兩地,也可以貫穿古今,前人種樹、後人乘涼,今天所做的一切,將來也都將留下足跡,誰,不是正在書寫歷史呢?

海洋音樂祭從九年前少數人的夢想發端,歷經多年的成長、茁壯,中間克服多少艱難、辛酸,到現在成為一年一度的盛事,成為整個貢寮鄉、所有音樂人的夢想,誰說,夢想往往難以被實現呢?雖然,理想與現實之間,往往存在著一種對峙、矛盾、拉鋸,但又何嘗不是,一邊消一點,一邊就長一點呢?而夢的實現,就在夢的聚集,聚集可以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虛到實,不諳搖滾樂的我,卻也深深為這夢想的實現感到喜悅,因為這也都將成為歷史的一頁!


當我騎車準備走出龍洞隧道打道回貢寮,望向洞口,一片海與岬擋住視線,讓我不禁哈哈大笑,有種柳暗花明、撥雲見日的豁然開朗,就像登上桃源谷站在大草原中央,四周視野遼闊,清風徐徐吹來,來時路上的氣喘吁吁、汗流浹背全都已是過往雲煙。而人生,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

曲終人散,回頭一瞥,不是寂寥,只見真實......


【本文取自台北縣政府觀光局出版的《海洋音樂夢》,一本出版近一年,作者自己卻還無緣見到的書!海洋祭現場也看到了「貢寮你好嗎?」的導演,為了「非核家園」在做最後的努力,其實有關貢寮的一切,如果少了「核四廠」這一筆,都是不完整的!那個蓋了又停、停了又蓋的政客籌碼,儼然是巨型怪物般地佇立在海邊,當我騎車經過海濱公路時,成了一個很大的威脅。真感嘆這麼一個美好的地方,卻因為政府的缺少遠見而毀了;但事實上,台灣的許多其他地方不也是如此?建築與建設決定城鄉風貌與景觀,甚至居民的生活方式與態度,而這些都應是百年大計,能不慎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