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若侵權必究!

2008年8月26日 星期二

一個旅人在葡萄牙~愛上民宿


對許多經濟旅行的旅人來說,歐洲的「青年旅社(Youth Hostel)」是很多人的選擇,尤其是消費極高的日爾曼國家;但是如果在葡萄牙,甚至西班牙,青年旅社的價錢還不一定比「民宿」便宜,而且選擇民宿又可以擺脫青年旅社裡龍蛇雜處一室的困擾。

西班牙的民宿稱為「Pension」,到了葡萄牙則成了「Pensâo」,性質差不多,都是老公寓改成的小型旅社,規模小到可能只有一個樓層,也可能大到一整棟,有些高檔的民宿還可能比一星或兩星的旅館(Hotel)貴,但那畢竟是少數。除了費用較低之外,還可以趁此機會窺探民家內部,避免千篇一律的國際型旅館,實在是一個最好的選擇;但是請別奢望會附加一頓早餐。



簡陋型的民宿房間可能只提供一張床、一個床頭櫃和幾個掛衣架,衛浴則與眾人共用;運氣好的話,也可以用極低的價錢租到有私人衛浴、甚至電視的房間,這時候如果所停留的城市不無聊的話,我通常會多住幾天,讓自己得到充分的休息之後再上路,當然這只適合機動型的旅行者。

「波扥(Porto)」是我進入葡萄牙的第一個城市,抵達時已過晚上十點,走出中央火車站,首要的目標就是下榻的旅館。幾經波折之後(通常我的旅行都不會太輕鬆),後來投宿在車站附近一家我還算負擔得起的「三星」旅館,但後來證明了,它除了一頓豐富的早餐之外,房間裡的設備還比不上我後來轉宿的一家民宿,而且費用不到一半。

白天在遊客中心所拿到的地圖和民宿資料很管用,我依價錢和地點看了兩家之後,決定投宿在一家只要10歐元就有獨立衛浴的小房間;但是後來因為房間位置處在樓梯口,老房子的隔音很差,吵得我不得安寧,向旅館女老闆詢問其他房間,沒想到她很乾脆地讓我換到另一間15歐元的大房間,卻收我同樣價錢,讓我感動得在離開時留下我很少會給的小費,更讓我對波扥人的友善與大方留下深刻印象,不只是充滿魅力的城市風光而已。

飛快的火車將我送到下一個城市--寬布拉(Coimbra),雖然火車站就位在商圈不遠處,但我又在遊客中心下班之後才抵達,問了路人卻又給了錯誤資訊,讓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名為「Paris」的小旅社,雖然明知房間簡陋,價格也不是太優惠(相對於在波扥所住的),還是決定先住下再說。外出用餐時,發現原來附近還有很多旅社的選擇,就順便看了其他家,隔天便搬到隔壁一家價錢相同(議價之後),品質卻升一級的旅社去了。

這家雖然名為「Hostel」,外表看起來也很「高級」,但價錢和規模卻與民宿差不多,有時候,這兩者的確是沒有什麼太大差別的,尤其是在沒附早餐這一點上。葡、西的小旅館,除了分成附有私人衛浴或使用公共衛浴的房間之外,還有另一種是擁有一個小型沖澡間的房間;更特別的是,「洗手槽」幾乎是房間中必備的要件,但不一定會有熱水。我後來所住的房間就是有沖澡間卻沒廁所的那種,這才發現原來多個小小的沖澡間有多麼方便!而且我終於蓋到了暖暖的「棉被」,而不是蓋不暖又重壓得我幾乎喘不過氣來的「毛毯」,南歐的冬天還是很容易讓人凍著的。

在大雨中抵達「納札瑞(Nazaré)」這個已經觀光化的小漁村,我才下了公車,就被一位有點江湖味的中年婦女帶向她所說的旅社。撐著一把已擋不住傾盆大雨的雨傘,拖著早已被淋溼的行李,迂迂迴迴地繞過不知多少條幾乎長得一個樣子的棋盤式小巷,兩旁盡是兩層樓高的屋舍,門口不時有人和女老闆打招呼,我卻只能完全在狀況外地跟隨著。

終於她停在一扇門前,拿出鑰匙很費力地開了門,一條狹窄的樓梯領我們直接上了二樓,我放下行李四處看看:一間設備齊全的廚房、兩間大小不一的臥室、一間寬大的衛浴,還有一個小玄關。她告訴我,今晚整個樓層交給我,只要20歐元;我沒打算住這麼奢侈,便告訴她我在其他城市所找的房價,沒想到我們最後以15歐元成交,這就是淡季旅行的好處之一!更離奇的是,一直到我隔天中午離開時,女老闆再也沒出現過,或許因為如她所說:「這是一個友善的城市」,我只好把鑰匙留在桌上,扣上門,暗自拖著行李走回公車站等待前往里斯本的車。

葡萄牙首都里斯本(Lisboa)裡的民宿不像其他城市便宜,我只好住在一個房間四張床的青年旅社,與同房的其他三人共享一個狹小的空間;衛浴也是獨立在別處,幸虧自己的洗澡時間和大部分的西方人不同,才免於排隊之苦。

住國際青年旅社的好處是容易認識其他國籍的旅行者,彼此分享旅行世界的經驗;壞處就是容易受到同房人的干擾,尤其當你獨自面對一群野蠻人時,真會教人恨得牙癢癢的!在里斯本六夜的住宿中,先是遇到三位友善的加拿大人,我們分享了許多在歐洲的旅行經驗;她們走了之後,換來一個我們沒什麼交談的女孩子,冷淡而無交集;後來又來了另一個較熱絡的女生,我們也彼此相安無事;但兩天之後,兩個像是葡萄牙人的年輕女孩住了進來,張牙舞爪的行徑惹火了我,讓我的里斯本之行畫下一個不甚完美的句點。

位在里斯本東邊的艾佛拉(Evora),是我離開葡萄牙前的最後一站,接下來我要繼續往東返回西班牙了,這之間彷彿沒有國界,只有聯外公車換成另外一家公司,而且一天只有一班,讓我必須在隔天上午立即趕往公車站;不過,逛一個下午、再停留一個晚上,對艾佛拉這樣的小鎮來說是剛好的,只要不是想發揮研究完所有古蹟的奮勇精神的話。

原以為這時節住在艾佛拉的青年旅社,可能會有一個人獨占一個房間的好運,沒料到它因為整修而暫停開放,我只好尋找數量不多、價錢相差甚遠的小鎮旅社;在還沒找到前,我拜託中午用餐的餐廳老闆讓我暫時寄放行李,最後我輕鬆找到合宜的旅社,也問清楚了前往西班牙的交通時間。

我住的旅社雖然設備簡陋,卻很乾淨和安靜,那位態度親切、身材豐滿的女老闆,很有媽媽的味道,讓人有回到家的感覺,雖然彼此語言不通,但是肢體語言與臉上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相對起遊客中心服務人員的那一張輕蔑的臉孔和不敬業的態度,宛如天堂與地獄之別。
一個旅人對一個城市印象的好壞,往往不是來自一個城市的景觀優美與否,而是所遇到的城市居民的態度與涵養,站在第一線的服務人員更是決定性關鍵。所以,想讓自己的旅行愉快,慎選旅店老闆與慎選旅店環境同等重要,這絕對不是用價錢可以衡量的;而在葡萄牙的民宿中,這條件絕不是一種奢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