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謝謝!

2008年8月23日 星期六

一個旅人在西班牙~旅行從一隻破輪子開始

一個人的自助旅行,總是多了一些刻苦耐勞的故事。難怪英語的「旅行」一詞--travel,最初來自trouble、work、torment,也就是「困難」、「勞苦」、「折磨」之意。

在連續近一個月的西班牙旅行之後,我將我唯一的旅行拖箱輪子給磨壞了!想知道歐洲古城街道的路面有多崎嶇,問我的箱輪子最清楚。

首次發現輪子歪了,是在黃金大學城--薩拉曼卡(Salamanca),難怪箱子拖起來窒礙難行,回想起先前在古羅馬城--梅里達(Mérida)時,曾拼了命地趕公車,拖著行李跑了好長一段路,一定是那個時候弄歪的。實在不知該怎麼處理,只好繼續拖著那個已經有隻輪子不會轉的行李箱繼續旅行,直到輪子完全掉了,我才驚覺事情的嚴重性。

決定開始為我的破輪子想辦法是在塞哥維亞(Segovia)。我自作聰明地向路邊正在修房子的工人要了一點水泥,再用底片盒裝起來準備拿來固定脫離軸心的輪子,沒想到後來整個輪子不知所蹤,只好進一步尋找五金行買輪子;但是當時正值聖誕節前夕,而我人已到了馬德里(Madrid)。

感謝勤奮的西班牙人並未放長假,於是,我以一個旅行者的身分在五金行買了一隻輪子和一顆螺絲釘來替換,我以為自己克服了一個難關,沒想到幾天之後,在初抵哥多華(Córdoba)的夜晚,那個全世界一半以上人口,正等待著新的一年開始的除夕夜,我以為修好的輪子又歪了。

當時我下榻的旅社還沒著落,因為除夕夜的旅社大客滿,我拖著我的行李箱幾乎走遍哥多華的大小街巷,一個多小時之後,在午夜零時的鐘聲和砲聲尚未響起前,成為「義肢」的行李箱輪子受不了我的凌虐,終於又罷工了。忐忑不安地放任破輪子在鵝卵石地板上磨著,巨大的「嘎嘎」聲響劃破了巷弄裡的寧靜,任誰都聽得出來這是一只跛腳的箱子。

為了讓它能夠順利拖行,我拿出我的仿瑞士刀,蹲在隨時都會發現狗大便的地上,用疲憊的身軀、僅剩的力氣,盡可能地鎖緊螺絲,然後趕緊找到我今晚的被窩,那已經是在聽到遠方傳來的沖天砲聲之後的事了。

過完元旦假期,我拿著那隻又被磨爛的輪子,向旅社櫃檯詢問何處可買得到新的。櫃檯先生十分熱心地畫了一張地圖,並寫了「五金行」的西班牙字給我,方便我在路上問人;更感人的是,他還表明如有需要,他可以幫忙修理,雖然我並不打算、也不需要這麼做,但還是由衷地感激他。這已不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冷酷外表下的西班牙人熱情了。

可惜他的熱情並沒有徹底解決我的問題,我勢必得再繼續體會與領受他們在各個城市所表現出的成功國民外交。

幾天之後,才修好的輪子在隆達(Ronda)又被磨平,我的心情真是跌到了谷底。或許一開始換個箱子就沒事了,但想要找到一個可背可拖、又有子袋可拆卸的行李箱,勢必又要費一番功夫;而且本人已節儉成性,為了一個輪子而捨棄整個袋子的事對我來說實在有些浪費,卻要為此付出更大的代價。

停留在迷人的海洋城市--馬拉加(Malaga)時,我決定去買一個摺疊式的小拉車,如此一來,我不僅讓行李箱裝上「義肢」,而且還加了「柺杖」。

我又從旅社老闆那兒獲得購買的地點,而且這商店還是華人開的,貨品許是來自中國吧!卻也證明了對於「Made in China」的貨品,別抱太高的期望,因為用沒幾次的小拉車,又出了狀況。

在抵達格拉納達(Granada)的那個晚上,小拉車第一次解體。我只好連拖帶扛地帶著我那只殘缺的行李箱,在格拉納達的巷弄裡,找到我那天要住的旅社。接著開始敲敲打打,試圖將解體的小拉車給組合回去,一個晚上下來,卻是徒勞無功。最後,只好又求助於旅社老闆,見他拿出工具,很帥勁地幫我解了圍,讓我忍不出又投以感激的眼神。

真希望即將結束的西班牙旅程接下來可以一帆風順,但顯然老天爺還沒有打算結束對我的考驗。

那天,我滿懷希望地在早晨抵達瓦倫西亞(Valencia),公車上的一夜難眠並沒有為我帶來一絲倦意;但是在前往旅社的途中,小拉車卻硬生生地斷了,這次終於讓我徹底投降。猶記得幾天前,我在馬拉加買到小拉車時的得意心情,以及旅社老闆的滿意表情,彷彿我們合夥做了一樁好買賣;如今它竟然辜負我們對它的期許,在拖行幾個城市之後,成為破輪子志同道合的好夥伴!

我已經忘了最後是怎麼和我的難兄難弟結束為期兩個月的西班牙之旅的,而我的旅行日誌上竟也隻字未提此事。我想,是一連串同樣災難的發生,讓我已經不再視它為災難了。原來,風雨生的不只是信心而已,還會讓人學會習慣風雨,然後視其為理所當然;之後呢?是不是就百毒不侵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