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若侵權必究!

2008年8月31日 星期日

一個旅人在西班牙~糊裡糊塗闖入朝聖之路


久聞歐洲的朝聖之路,佩服參予者的虔誠宗教信仰與吃苦耐勞的毅力,卻從來不覺得自己會共襄盛舉,因為既非信徒,又不想做如此單一性的旅行,更不想在經濟旅行之餘,承受更多的苦。但,我在萊昂(León)卻住進了朝聖旅社。

西班牙的遊客資訊中心往往不會設在交通站附近,而是在主要旅遊點一帶,偏偏兩地總是有些距離;而我的旅行方式,通常不會有「預訂」這個動作,所以每次抵達一個新的城市,第一件事就是找遊客資訊中心拿地圖、問旅社,當然也順便問問當地值得參觀的景點及開放時間等等,然後展開我的探索之旅。



抵達萊昂是下午時分,我照例走出公車站,打算找個路人問問遊客資訊中心的方向;不料,體貼的萊昂城在車站門口有一幅很大的地圖看板,而且上面還標示了幾個主要的旅社地點,我決定先找到旅社好放下行李再說。

我仔細地在地圖上尋找我熟悉的單字:「Auberge」,一個代表「青年旅社」的字,這是我從法語中認識的,西班牙文和它很像,它往往也代表了廉價住處的意思。我在那張大地圖上找到了兩個標示著這個字的位置,其中有一個離市區較遠,我當然選擇了較近的那一個,但是它前面還加了一個我看不懂的單字,我決定無視於它的存在,拖著行李直接找到那個住處。
好不容易在一扇大木門上看到同一個名字,我按了門鈴等著開門。不久,一位年輕的小姐開門應我,滿臉的笑容,讓我有些安慰。

我詢問是否還有床位,她的答案是肯定的,並且問我是不是要去聖地牙哥(Santiago de Compostela),我楞了一下,她怎會知道我將往聖地牙哥?我還是回答了她。她歡迎我進去,我吃力地拖著行李跨過門檻,她很吃驚地問我:「你準備拖著行李走完全程嗎?」我有些不解:「為什麼不?」但我還是告訴她,我的行李袋是可以將輪子收起,改成後背的那一種,她才收起她驚訝的表情,領我到二樓接待室。

我照例拿出我的護照,並拿出錢包準備付賬,她卻要我給她一本蓋章用的小冊子,我無法理解,她又和我確認了一遍,我才恍然大悟,這是許久以前聽說的「朝聖旅館」。我心裡開始有點慌,但是又不想把行李再帶下去,然後所有的事情重來一遍;決定硬著頭皮告訴她,這裡是我的起點,她才明白我的為難。於是她拿了所有朝聖路線的資料給我,包括一本沿路蓋章用的小冊子,並告訴我往聖地牙哥的方向,然後依舊和藹可親地告訴我床鋪位置以及其他注意事項,接著以一句「Good Luck!」打發我走,我才知道原來這裡是免費的,更加深了我的罪惡感。

這個旅社的臥房是一間男女混住的大房間,雙層單人舖兩兩並排,和身邊的人可以靠得很近;幸虧那時是冬季,住的人寥寥無幾,我找了一床兩旁都無人的床鋪放下我的行李。這裡的設備一切簡陋,甚至連洗澡的熱水都沒有;一位從聖地牙哥回來的男孩子告訴我,聖城的朝聖旅社設備非常好,叫我一定要去住一住,我笑著答應他,心裡卻想著:「一次就夠了,再下去可要穿幫!」我的不安直到離開旅社才真正結束,並且不斷地告訴上帝:「我不是故意欺瞞的,就原諒我這一次吧!」

隔天我確實前往聖地牙哥,不過並不是徒步上路,像其他朝聖者一樣背著行李準備走上一個月,而是舒舒服服地坐著每天唯一一班的公車,在四個小時後抵達。

抵達前一個小時,公車上居然只剩我一個乘客,禿頭司機要我坐到他旁邊,還分我糖果吃,兩人用破破的法語彼此腦筋急轉彎地對話著,眼前是快速奔馳的公路夜色。

儘管我們話不投機,談著談著,他居然向我示愛,這讓我開始有些緊張起來。幸虧他遭到我的拒絕後,還是保持君子風度,在終點站擁別後,從此不再見面。但此時已是晚間十點,而且是下著「貓和狗」的大雨夜,我迷失了我的方向!

位居一隅的聖城公車站當時只剩我一個乘客,漆黑的夜與傾盆的大雨,吞噬了我的去路,我的傘也已遮掩不住我瘦長的身軀和緊緊跟著我的行李箱,一張剛向警衛先生拿到的地圖更是模糊難辨,我只好憑著直覺走向鬧區。好長一段路之後,我停駐在一棟購物中心裡頭,狼狽的我向一對路過的年輕男女問路,才知道我一直往相反方向走,我被直覺給騙了!

那對年輕人問清楚我的遭遇,以地主身分竭盡所能地幫助我,從一杯暖身的飲料,到打電話幫我問旅社、開車載我到城裡,然後又留下他們的電話以備不時之需等等,這一切切的舉動,都讓我這個異鄉人著實感動。

他們說:「如果是我們到了你的國家遭遇同樣問題,相信你也一定會幫助我們的。」如此一段將心比心的貼心話,更讓我相信「四海之內皆兄弟」的豪情依然存在,並未被日漸淪喪的道德所淹沒;也或許是受到聖雅各的庇祐,才讓我在聖城找到了溫暖;當然,更感謝上帝還是原諒了我的無心之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