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謝謝!

2009年9月18日 星期五

站在澎湖博弈公投火線上(1)~久違了!澎湖


一下飛機,一股熟悉的海風鹹腥味習習而來,海島的天空依舊湛藍,海島的陽光依舊耀眼,海島的空氣依舊瀰漫著一派慵懶,我的內心又湧起了一股悸動,不禁暗自吶喊著:「澎湖,我回來了!」

屈指一算,闊別澎湖五年了,但是我知道我還會再踏上這塊土地,只要澎湖依舊是澎湖;只是沒想到,今天會為了一場「反賭抗戰」而來,這世界真是反了!過去在澎湖的六年時光,塑造了我悠閒度日的生活習性,看見海島子民的熱情善良,自己不免也跟著有些小小的「海派」……澎湖曾經給我太多太多了,今天回到這裡,其實就是抱著一種「回饋」的心情,希望留住澎湖的一切美好。


朋友來接了機之後,我們就驅車直接到了白沙島的「後寮」,記得離開的那一年,這裡的觀光碼頭剛建成啟用不久,但是因為附近就有一個前往北海的「赤崁碼頭」,當時就疑惑著為什麼要多此一舉?今天才終於明白,原來這裡是「博弈觀光特區」的預定地。跟我同一天、同一班飛機(後來才發現)抵達的博弈專家一行三人:東華大學運動與休閒學系教授葉智魁、美國國家賭博影響研究委員會主席Timothy A. Kelly、澳洲反賭人士兼中文翻譯David Reid,他們也在「澎湖反賭聯盟」的接應下,前往探勘這一地區,希望可以為澎湖博弈事業的「錢景」提出一些建言,現場並舉行了簡易的記者會。

人高馬大的Kelly博士站在已經有些腐蝕的後寮觀景台上,眺望著眼前的一片遼闊海景和一片荒煙蔓草,回頭對我們直截了當地說:「這裡不會吸引國際型投資客來設賭場的,因為以其地理位置和硬體設施來說,條件不夠。中小型的或許可能,但是國際賭客不會想來玩小的,到時只會吸引台灣和澎湖當地的賭客來玩。」自稱「為了應付記者提問而做了許多博弈研究」的葉教授在一旁補充說:「國外觀光賭場開放多年,所帶來的利與弊,別人已經研究很多,都發現弊端多過好處,澎湖不該自毀前程。等到生米煮成熟飯,就一切都來不及了!」


接著,我們又前往西嶼的跨海大橋邊,Kelly博士環顧四周,真誠地對我們說:「這裡的天然環境讓我想起夏威夷的某些小島,那裡的觀光業發展得很好,吸引很多國際旅客去度假,悠閒散漫地度過一天,這是未來的觀光發展形態,澎湖絕對具有這樣的潛力。」然後他又指著大橋邊的一處景象,一臉惋惜地說:「可惜這裡有過多的水泥設施了,那些都是不必要的,現在講求盡量回歸自然。」是啊,這次回來,從飛機上往下望,我也覺得澎湖多了好多水泥「建設」,跟我心中那個美麗、純粹的澎湖,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隔天在澎湖,縣政府舉辦了一場唯一的「電視公聽會」,此時距離公投日僅剩10天,聽說還是在反賭人士的要求下才舉辦的。正(同意賭場)反(不同意賭場)雙方各派三名代表發表演說,其他人只能透過電視轉播觀看,就連記者也進不去。反方代表派出了連日來我所接洽卻還未謀面的聯盟執行長顏江龍,以及遠道而來的葉智魁教授,和澎湖地檢署檢察官吳巡龍先生;正方代表派出主導博弈公投的「澎湖縣商業會」的推薦人士:中央警察大學副教授孫義雄、台灣科技大學教授劉代洋、前縣議會副議長許南豐。


正方代表我都不認識,但是從他們的表現,我只能說:「錄影播出時,一定要上字幕,不然幾乎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咬字很不清楚。」而反方表現可就可圈可點了(哈哈~因為我是支持反方的嘛!),吳檢察官以其切身之痛來疾呼「賭博千萬不可碰」(會後記者會補述)、葉教授以其專業提出他的研究論述與個人觀點、顏執行長以其在地青年的身分提出對澎湖未來的期望與想像,當然三位在博弈之後的澎湖,也都提出了可能帶來的危機與災難,以及澎湖本身的優越條件。公聽會後並且在「反賭聯盟辦公室」舉辦了一場記者會,出席者除了公聽會的反方三位代表,還有辦公室所在的「馬公天主堂」神父、Kelly博士、反賭聯盟召集人—-林長興,但是在出席者分別闡述之後,並無記者提出任何一個問題,大概是大家都說得太清楚了吧?

這天上午,我將從台北寄來的一份包裹拆包,緊急將印製好的「反賭小卡」裝袋整理出來,為的就是可以早點發放出去,呼籲澎湖鄉親一定要來投票,反對美麗澎湖設置賭場,「別讓外婆的澎湖灣,變成賭徒的新樂園」,電話那端的台北友人聽了,熱烈呼應地說:「憑卡來店消費7折」(商店連結http://store.pchome.com.tw/fansvinegar/),聽起來雖然有點搞笑,但至少表示有些人雖然無法前來,卻很希望能用自己的方式表達對這個議題的關心。

其實澎湖的「博弈特區」一事,早在十幾年前就開始醞釀,一些國內外財團紛紛前來「探路」,許多相關利益早就已經分配好了,地主賣地、財團收購、政府分紅,而一般民眾呢?美其名是提高社會福利、增加就業機會,其實真正能夠分到的不過就是營頭小利,卻要付出治安敗壞、子孫墮落、商圈沒落(賭場吸金效應)、環境負荷過重……等等的負面代價,肥了財團、苦了居民,而無知的百姓卻要替這些少數既得利益者背書,若博弈過關,選民們無異是「自掘墳墓」!到時後悔也欲哭無淚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