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若侵權必究!

2009年9月26日 星期六

站在澎湖博弈公投火線上(5)~決戰澎湖灣

終於到了決戰的這一天,9月26日上午11點左右,我在我戶籍所屬的投票區,帶著我的紅色投票通知單及相關證件,迫不及待地前往位在海邊的投票所,顧不得朋友養的小狗「loka」已經成了脫韁野馬,完全不聽使喚地跑到一邊快活去,真讓我後悔帶牠出來透氣,只好暫時拋下牠,逕自前往目的地。

距離我上次進入投票所,大概有將近20年了。自從有投票權以來,一開始大概投過兩次吧?就再也沒浪費精神去投下無論選誰到後來總會失望的一票;沒想到,這回會為了一個「公投」特地再度行使我的公民權,決定的議題居然還是「賭」或「不賭」,這種顛倒是非黑白的選項!

一進入布簾就讓我開始有點緊張,深怕自己一時眼花,蓋錯了邊,確認再確認,才給它又狠又準地蓋下去。看到下面一排字「澎湖要不要設置-國際觀光度假區-附設觀光賭場」,真搞不懂,為什麼「國際觀光度假區」非得跟「附設觀光賭場」綁在一起?沒有了「附設觀光賭場」,難道就不能有「國際觀光度假區」嗎?而政府所宣導的,根本也只是強調「國際觀光度假區」的好處,幾乎不提「附設觀光賭場」所帶來的弊端,這種片面宣傳,導致後來許多偏遠地區,資訊較不發達的離島,例如:七美、東吉、東嶼坪、花嶼、鳥嶼、吉貝、員貝等島,都是以「同意」票居多。

下午4點整,我守候在馬公最大的選區等開票,有位先生趕在最後一秒鐘來投票,一出投票所,媒體記者们紛紛趨前問原因和支持方,原因當然是有事耽擱(不然就是為了被採訪),支持方當然是不便透露,記者為了題材需要,常常明知故問,我也偶爾必須如此。有趣的是,有時同一個問題問同一個人,受訪者有時會出現前後兩種不同版本而不自覺,人的立場是否會因時間的改變而經常出現自我矛盾?這點或許可以從投票前、投票後的許副議長(同意方)的言論得到一些印證。

中正國小的投票所有三處,三處的「不同意」票幾乎是一路領先,雖曾有一度平手,但立刻又反方勝出,看得我有些緊張。最後確定「不同意」票居多,我稍微放下了心,隨即趕往「選委會」的情報匯整中心,看到總票數以3000票左右拉開雙方差距,雖然此時還有5個投票所的票尚未確認,但似乎已經可以斷定「不同意」方獲勝。5點34分,螢幕顯現全部票數,最後是以13397:17359決定勝負,確定台灣首次的博奕公投未過關,心裡自是雀躍,其實是鬆了一口氣,只要能擋下賭場在澎湖設置,怎麼樣都好!

此時在「澎湖反賭聯盟辦公室」早已是熱鬧滾滾,一群辛苦多時的有功人員在媒體鏡頭前牽手歡呼,高喊:「澎湖勝利!」,鄉親們用投票選擇了所希望的未來;而底下也有更多未上舞台的默默耕耘者,他們用自己的不同方式表達對這片土地的愛:打電話、發簡訊、傳電郵、發傳單、苦口婆心、費盡心思……,許多人都為這次的公投付出心力。我帶來的反賭紀錄片「迷城」,也曾在店家放映之後,被人借走去別處放映,並聽說有人在放映的櫥窗前駐足良久,整片看完才離開;而我所發放出去的反賭小卡片,聽說也在澎湖地區的朋友聚會上流傳;就是不知是否有人將明信片寄出,然後把外地鄉親找回來投票的?如果有,請跟我聯絡,奉送神祕小禮物一份啦!(不敢居功,只是多少曾為此付出,與有榮焉罷了~)

* * *

行動藝術,徵求好賭者!

主題:你敢擲骰子嗎?

裝置者:施云

裝置說明:

一個大骰子,骰子六面皆有文字:
「一夕致富」的背面是「揮霍殆盡」、
「傾家蕩產」的背面是「身敗名裂」、
「家毀人亡」的背面是「悔不當初」,
這不是危言聳聽,這是賭博的本質!
我們常說:「十賭九輸」,
這裡有比一般賭博更高能贏的機率──六分之一,
你敢賭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