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若侵權必究!

2008年10月22日 星期三

雲南行腳~前往梅里雪山尋找香格里拉


到中甸的遊客,很少不到德欽去看梅里雪山的,儘管他距離中甸縣城有六個半小時的車程,大多數人還是寧可花個至少兩天的時間去看看那座藏民心目中第一名的神山──卡瓦格博峰。

關於卡瓦格博峰的神奇傳說很多,有些是關於祂的遙遠過去,也有些是關於近代的。尤其在2000年,祂因為當地藏民的幾度奔波呼籲之後,終於令政府明文規定,這座神山因具有宗教的不可侵犯性而禁止被攀登,我相信今後有關於祂的神奇傳說一定會更加源遠流長,並繼續保有祂的神秘色彩。



從中甸到德欽的這條滇藏公路,前後跨越金沙江和瀾滄江,中間又穿越白茫雪山,全線幾乎都在海拔三千公尺以上翻爬,沿途風景十分壯麗。我們的車中途在奔子欄村外附近休息,旁邊一條黃色大河逶迆而過,這就是金沙江,眼前這個江水大彎度號稱「金沙江第一彎」。

終於到了德欽鎮上,一群人下了車,我打探著如何前往飛來寺,因為那裡才是看神山的地方。同車的大嬸說要包車才去得了,她乾脆把原本要坐的小包車讓給我,司機說一車要30塊錢,要我多找幾個人合包較划算,最後我只找到一個韓國人和我一起包車上去。

那位韓國人說他是生意人,來中國渡假七天,明天一早一定要搭第一班公車離開德欽,然後從中甸搭飛機去昆明,晚上再從昆明直飛韓國,結束他的假期。看來有人比我還執著,大老遠花了來回十四個小時,就只為了看神山一眼,而且還不一定見得著。司機說,有個人來了一個月了,天天盼望能見著神山一面,至今尚未如願。

20分鐘就到飛來寺了,這裡有些旅社,但司機建議我們再往前一點,因為那裡有個觀景台可清楚看見神山,而且旅社也多,只是較貴一點。我們到了觀景台下車,眼睛立刻被近在咫尺的梅里雪山十三峰給震懾住,住宿的事就晚點再說了。「十三峰」只是取個藏人的吉祥數字罷了,並不是真的有十三座山峰,其主峰「卡瓦格博」高度6740米,是雲南最高峰,大家都是衝著祂來的。

此時天空還有些亮度,雪山山頂被幾條雲帶纏繞著,無緣見其真面目,但是明永冰川還歷歷可見,許多遊客已經紛紛回頭走向旅社或包車離開,但我和那個韓國人才各自剛拿起相機猛拍,還有半個多小時的拍照亮度,韓國人有腳架,他拍得比我晚才收工。我就近找了一家乾淨的旅社,一張床位15元,還有電毯,一房5張床,全住女的。

半夜有人來房間敲門,聲音輕而急:「大姐,不好意思!」找的是我們房裡的一位女司機。「有個客人不行了,一定要趕快下山,你把車鑰匙給我。」引起一陣小小的騷動。這會兒我才想起我們正在海拔四千公尺的地方,有高山反應是正常的,但是我除了感冒而有點流鼻水和頭暈以外,幾乎沒什麼特別感覺,我想這跟我一路慢慢走來有關。

一早,房裡的人紛紛起床,除了那位司機大姐以外,我想她已經看膩了神山了吧?也或許她早料到今天不是神山出來見人的日子,我們一群遊客在觀景台上等啊等,直到確定太陽早已高昇卻依然躲在雲層後面為止,而神山山頭也是始終不露祂的真面目,只能對著那片纏繞的雲霧想像後方所隱藏的那個金字塔型山頭,這或許可以當作下次再來的理由!


雖然今天無緣見著神山,還是見有藏民前來煨桑,在觀景台上就設有桑爐。「煨桑」用的是帶有香味的脫水柏枝和香草,有時還會加上青稞等五穀雜糧,藏民將它們放進桑爐裡燃燒,再澆上一些水,藉由冉冉上升的桑煙,淨化心靈和向天祈願。

觀景台上還有成排的藏佛白塔,被五顏六色的經幡串連著,據說這些都和1991年的那場大山難有關。那年年初,有17名中日聯合登山隊員,試圖攻上從未被人類征服過的卡瓦格博峰,就在即將成功的前一天,或許真是藏民連日來的誦經祈求發揮了作用,也或許是神山爺爺實在震怒了,一場大雪崩讓他們從此音訊杳然;七年之後,明永冰川才將他們的遺體和遺物送出神山。

卡瓦格博峰藏語是「白色雪山」之意,也是雪山之神。在藏族神話中,祂原是一位九頭十八臂的煞神,後來被「蓮花生(來自印度的藏傳佛教開基祖師)」降服教化而皈依佛門,並成為藏族英雄──格薩爾王麾下的一名悍將,因屢建奇功而封為太子,所以此峰又稱「太子雪山」,卡瓦格博並主管生命安全和死後歸宿,附近的飛來寺中就有祂的尊容。

藏人深信,神山裡住著神靈,一旦受到人類侵犯,神靈便會棄之而去,從此不再保佑鄉民,也難怪每次的登山隊攻頂,總是弄得他們很緊張。不管怎樣,尊重當地人信仰,也同時敬天畏地、學習謙卑,依然是個不變的準則,「征服」如果只是滿足一時的私欲,而給當地人的文化和信仰帶來無以彌補的傷害時,我想那樣的虛榮就不必了。

回程公車又是六個小時,中間又路過白茫雪山,但是這會兒不再是前一天的霧茫茫一片,而是可以見到雪山十二峰的真面目。白茫雪山各峰海拔3380~5640米,是雲南省面積最大、海拔最高的自然保護區。車子路過此處時,凡遊客都不禁驚呼,紛紛傾向一邊去拍照。車子在群峰裡翻呀翻,雪山角度就跟著變呀變,每變一次,就要拍一張照,但是車速很快、轉彎角很大,大家的相機都拿不穩了。

後面有人說:「去叫師傅停下來嘛!」「可以這樣嗎?」我很疑惑,這是公車又不是遊覽車。「可以!我們常這樣。」我帶著疑惑決定去問問司機,看他能不能停下來讓我們拍幾張照片,沒想到司機二話不說,就停靠在路邊了,還告訴大家:「歇歇!」更沒想到這一歇,似乎也讓許多人得到「解放」,不僅是遊客們很高興能下來拍照而已。

等大家都拍夠也解放過之後,司機不慌不忙地叫大家上車。後來路過金沙江邊的一座大橋,又有人喊著停下拍照,司機都很樂意配合;更絕的是,車上一位福建年輕人,他還要求司機把麥克風借給他,帶大家唱起了歌,這公車儼然已成為遊覽車了!

〈文、圖/Sophie Seeing〉
本文節錄自《雲南初探~走向滇西北》UDN電子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