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若侵權必究!

2009年12月15日 星期二

紀錄片「決戰澎湖灣~站在澎湖博奕公投火線上」完整版內容重點


擷取影片部分字幕如下:

【9月15日】
反賭聯盟在「後寮博奕觀光特區」預定地召開記者會
東華大學運動與休閒系教授--葉智魁

因為美國賭博合法化,擴散得其實滿嚴重的,產生了很多問題。美國國會就立法通過,要成立一個委員會,來針對賭博合法化,開賭場到底對整個社會、地方或文化產生怎麼樣的影響。

凱利博士是這個調查委員會本身的執行長,當他看到了這麼多的家庭、個人,跟社區被破壞了以後,所以他變成堅決反對蓋賭場。



葉智魁翻譯凱利博士(Timothy A. kelly)的話
從他的經驗看來,這個地方比他們任何一個蓋大賭場的地方,完全沒有競爭力。它沒有足夠的硬體設施,機場離這邊還有一段距離,馬路也不夠。也許中小型的賭場蓋在這邊,它的機會是會有,但它吸引到的不可能是國際觀光客,它所吸引到的就是澎湖在地人跟台灣人。
葉智魁

賭場裡面所帶來的盈餘,七成到九成都是從吃角子老虎,電動賭博機來的,你說你要有工作機會,你要怎麼跟電動賭博機比。

隨著賭場第一個會興盛的是什麼?當鋪,輸錢了以後,把你全身的東西都當掉,再進去賭,賭完了你怎麼辦,就開始用偷搶拐盜騙;第二個就是色情,色情...美國是禁止色情的,但是賭場附近,就是一大堆色情行業出現。


【9月16日】
在反賭聯盟辦公室
「美國國家賭博影響研究會委員會」主席--Timothy A. kelly博士
(中文口譯--David Reid)

One thing that I heard today, though, that was most amusing, was when one of the presenters said:我今天聽到一件很有趣的事,正方發言人其中一位說:
There’s really no need to worry about crime, because there are two things that will take care of crime in PengHu if Casinos come.實在沒有必要擔心犯罪的問題,因為如果賭場來澎湖了,有兩點會遏止犯罪。
在公聽會的時候一個人提到:不用擔心犯罪的問題。

The first thing was that the PengHu Police will take care of any criminals. 第一點是,澎湖警察會處理犯罪問題。
而且他說澎湖四周都是海,所以有什麼犯罪的人不會跑掉,因為不會跳到海裡。
But the type of criminals that we are most worried about are not the type that will steal your purse and then try to run away into the water. 但我們擔心的犯罪型態,不是偷了你的錢包,然後試著逃到水中的那種。
The type of criminals we are worried about, will get into their limousines and drive off of the island, with a lot of your money in their pockets.我們擔心的犯罪型態是,他們的口袋裡會裝滿你們的錢,然後開著他們的高級轎車駛離島嶼。
The type of criminals we are worried about are related to organized crime, because every nation has found that when you open casinos, its a very big opportunity for organized criminals to get involved.我們擔心的犯罪型態是,涉及組織性的犯罪,因為每個國家都發現,一旦開設賭場,就是給黑道分子滲透進來的大好機會。

In America it took us two generations to get organized crime out of the ownership of Las Vegas casinos, 在美國,我們花了兩個世代,才將黑道從拉斯維加斯賭場的經營權當中驅除。
and even now the commission found that organized crime is probably still involved in the support services for the casinos – the unions.但即使是現在,委員會還發現,黑道可能也滲透到了賭場週邊服務,也就是工會裡頭。
So if casinos come to PengHu, you better prepare to start dealing with the reality of organized crime, because there is too much money there for organized crime to ignore.因此,如果賭場來到澎湖,你們最好準備開始處理現實的黑道犯罪問題,因為有太多的錢已經投到那裡頭,這事不容忽視。


【9月21日】
宗教祈福晚會
訪問參與晚會的當地人--歐先生
在馬公街頭你會看到有很多布條,有紅色跟橘色,就是正反兩方。但其實在兩個禮拜以前,去你會看到,可能只有紅色的布條,紅色布條是反賭聯盟發的,那發的其實也都是,民眾自發性的他要。
以我們從小在澎湖長大的話,就會發覺說,大家對於自己的聲音會比較害羞去表達,但在這個月來講的話,那些紅布條越來越多,發現說那些人,居然肯在自己家門口掛上這樣的布條。

【9月25日】
公視在天后宮前的錄影
反方代表--吳巡龍(澎湖地檢署檢察官)
全世界經營賭場最有名的,其中一個就是Fahrenkopf ,他在2006年10月24日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我雖然四處設賭場賺錢,不過如果有人說要在我的家鄉設賭場,我絕對反對到底。一位專門在設賭場的人,都知道我們要保護自己的家鄉,我們地方這些政客,我們地方這些媒體,竟然和財團勾結,要推我們的家鄉去做賭場。

【9月26日】
公投日當天傍晚
玄奘大學宗教學系教授--釋昭慧
從基隆到屏東的所有這些促賭政客,還有中央,從馬總統以下,各部會首長、行政院長,你們真的要認真聽聽人民的聲音,你們不要以為透過你們的選舉操作,透過你們個人的魅力,人民就無條件把你們每一句話都當作聖旨。


【9月27日】
觀音亭風帆賽頒獎現場
訪問兩位宜蘭遊客--周先生、洪先生
這裡的生態真的還不錯啊,珊瑚礁什麼的都還在,還有一些貝類啊,潮間帶的生物還滿多的,可以用觀光產業來發展。你看整個海域又這麼漂亮,風帆船就滿值得推的。如果人家來賭博,就是關在那個房間裡面,根本沒有機會出來,不需要走到這種死胡同。中國人對賭比較沒有抗拒性,因為賭真的會害很多人。

【尾聲】
訪問妙雲講堂志工--傅靜凡、顏惠敏
其實算是突然被叫去台北抗議的,1月12號(立法通過博奕公投條款當天)。
澎湖在十幾年前就開始談這個博奕,從那時候開始我們也知道說,有一大群人他們為了這個博奕的事情在努力,那回來之後我們很認真地去做一些思考,就覺得說我們是不是應該為這片土地,應該更積極地去做些什麼。

有一次是昭慧法師回來,她就帶著我們去拜訪我們澎湖這邊,天主教的梅神父,那還有基督教長老,然後我們就想辦法要串連起來。其實澎湖百姓被縣政府都灌輸一種迷思,他們就認為賭場是澎湖的唯一,唯一可以救澎湖的一帖藥,所以我們要讓百姓知道說,其實不是這樣子的。

我覺得整個反賭場運動到最後那十天,甚至是半個月,我覺得是非常完美的,因為大家各自做各自的事情,然後最後大家很無私地,將各自的利益都先拋開,然後先全部投入這一場,同意與不同意,是與非的選戰裡面,我覺得這是非常感動人的。
9月26日這個結果出來是水到渠成,並不是像很多人說的是翻盤或什麼。其實我們從選前大概半個月,我就認為我們會贏,一直到苦行走到第三天、第四天,一種從很多居民回饋過來的力量,其實我也覺得我們會贏。

婚紗店老闆暨旅遊團領隊--陳建宏
其實很多台灣過來的旅客,對他們來說他會覺得,澎湖其實真的是一塊淨土,繁忙之餘來到澎湖這個地方,是可以找回他們最原始的赤子之心。

我剛好接到了一對女生,她們一下來就說,哇--澎湖這個地方好熱情喔,感覺好像讓人家回到他們以前澳門的那種很純真、很純樸的地方,而且那個腳步是很緩慢的,這次為什麼勢在必行一定要過來澎湖,是因為她們怕說到時候博奕公投通過了,澎湖又是等於另外一個澳門的翻版,那對她們來說就失去了觀光的吸引力。

她們兩個本身都是在賭場裡面上班,可是對她們來說她們覺得,賭場如果可以不要蓋在她們的國家,她們會希望...重新再選擇一次,他們是不要賭場進來的。她們說他們以前有一個,在地澳門人一定會去逛的一個商圈,就因為賭場的林立,整個就完全走下坡,所以到最後就賤價,整個土地就賣給賭場的一些集團,然後後來賭場集團買回來之後再重新包裝,再承租出去給他們,所以他們覺得他們其實是被...,在地人是被層層剝削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